首页 > 都市言情 > 甜蜜独家:霍先生,生个宝宝吧 > 第267集 嫁给我

第267集 嫁给我

热门推荐: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冰冷少帅荒唐妻邪王嗜宠鬼医狂妃豪婿韩三千仙帝归来混花都时光与你共缠绵豪门女婿花都修真高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com

    你知道一旦心里没了障碍,就想腻着他。

    两个人在一起,哪怕就是一起说说话,散散步呢,也觉得好幸福。

    纪初语抓着他的手,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里笑的春光灿烂,霍钧安看着她这模样,“你笑什么?”

    “我没笑什么,就是觉得你的手大,我的手小。”她手指与他的手指相扣,用了力气去夹他的手指。

    女人身上总觉得哪里都软,手指也不例外,她力气不够自然夹不痛他。可他略略一用力,她便嗷的一声,伴随着便是相当不满意的斥责,“你轻点。”

    然后她还要乐此不疲的去玩,霍钧安一面无语,一面笑着十分配合她。

    这时光,胜却人间无数。

    手机响起来,霍钧安看一眼是他父亲的电话,他忙起身要接,胳膊却被她抱在怀里拽住了。

    霍钧安只好又坐回沙发。

    “爸,什么事?”

    “你回趟老宅吧,你爷爷说有些事要问你。”霍韦至问他,“多久可以到?”

    霍钧安看了下时间,“要半个小时。”

    “那你尽快吧。明天要开一次董事会,关于你的调查将全面展开,你爷爷有些事想跟你聊一聊。”

    “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霍钧安看向她,“我要回爷爷那里一趟。”

    他电话里的声音她靠的这么近自然是听的清楚,纪初语拽住他胳膊,有些担心的,“没事吧。”

    “没事。”

    他笑了下,起身,脸上确实没有纠结担忧的神态,可是她不能不担心。

    “真的没事?”纪初语一手抓住他胳膊,“最坏的结果是什么?我能做什么?”

    他的事总之是千丝万缕的有联系,就算帮不上大忙,她也想知道她可以做什么?

    “最坏的结果是名声狼籍被霍氏集团除名,我若想东山再起到时候可能真要你出面做我的代言人了。”霍钧安笑着捏捏她的脸,“所以,先把你的肿眼泡消下去吧。”

    这种时候他还开玩笑,纪初语伸手拍在他手上,“呸!”

    他穿了外套往外走,人刚到门口腰身便被人从后抱住,女人白皙的手在他身前交缠,她有些闷的声音从身后穿出来,“我不想你走。”

    他顿了顿,语带几分揶揄的问她,“不想我走?那你想我留下来做什么?”

    他挑着眉角笑她。

    纪小姐哪怕从未想到这层面,也已经从他的表情中明晰,她手松开很不客气的拍在他身上。

    男人笑笑,“应该不会很长时间,你确定要我处理完事情回来陪你吗?”

    “不要。”

    纪初语哼声,“你回家休息,但是忙完了要给我说一声,我不想胡思乱想。”

    “好。”

    他应着,拉开门往外走,纪初语忙喊了声,“霍钧安。”

    男人扭头,她扑过去,双手搂住他的脖子,飞快的在他唇上吻了下。

    而后她松开手臂,冲他微微的笑。

    霍钧安低头笑了下,他转身进了电梯,男人伸手触了下自己的嘴唇,然后轻咳了声若无其事的放下手,眼里的笑意却拢不住。

    若说亲吻,两人之间实在算不得少,更亲腻羞耻的事情也做了很多。

    但是,就如霍钧安的心境一般,纪初语也是如此,不一样,还是跟以前不一样,多了一份纯粹。

    纯粹的因为,喜欢。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现在这样的充斥心间,鼓胀的满满的。

    她想对他好,倾尽全力的对他好,把所有曾经的痛苦用更好的日子补回来。

    ……

    霍钧安在路上的时候接到易知的电话,“云骋出事了。”

    男人脸色一凛,“严重吗?”

    “确切的不知道,说是伤到头了,不过他脑子本来也不正常,希望没大碍。”霍易知沉声,“老爷子让全面封锁了消息,也就我爸,你爸还有云骋家知晓,其他的一律不准外传,我刚跟他们一起,听到老爷子传唤你,你有个心理准备吧。”

    霍钧安收了手机,他到了老宅明显的看气氛不对,要想知道的人少,那这几个人的事儿都会格外多,除了爷爷奶奶,其他人都已经不在。

    霍钧安匆匆进了书房,霍治中把一沓材料丢给他看。

    是云骋的。

    “你怎么看?”老爷子问。

    霍钧安沉着脸没说话。

    “云骋行事乖张我行我素,遇到这些事也是他该经历的,但这中间也有你的推波助澜,你以为霍氏集团的位子你不在乎别人也会不在乎,先不管云骋有没有这个想法,别人却会把他视为阻碍。”

    霍治中看着他,“我常说,稳定对一个家族是至关重要的,对你的审查明天会开第一次会议,我亲自坐镇,没人敢从中作梗。从今天开始,你脑子里那些不负责任的想法全都给我抛开,你生在霍家,是我霍治中的孙子,你就逃不开这个责任。”

    霍钧安站在书桌前,他脸一沉,应,“我明白了爷爷,是我太肤浅了。”

    霍治中抬眼看他,“你只要发自内心这么想,就算我的话没白说。”

    “云骋怎么样?”

    “死不了。”

    霍钧安松口气,看来是老爷子想要故弄玄虚。

    “那女娃娃,什么情况了?”霍治中问他。

    “她……还好。”

    “还好?把人家关了大半个月,叫还好?”霍治中哼一声,“把你奶奶关半个月你试试,不把天给掀了。”

    “……”

    老爷子第一次这么跟他讨论纪初语,霍钧安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这段时间就当给你放假了,调整好状态再回来。也把没办的事抓紧办办。”老爷子看着他,由衷的建议,“我就跟你说四个字:速战速决。做事不要推泥带水,合同签了,反悔那就是违约。”

    霍钧安,“……”

    “有你这么教孩子的吗?你那是骗婚。”耿嘉推开门进来很没好气的数落他,顺便把他的汤药给端过来。

    看霍治中一脸嫌弃,她瞪眼,“良药苦口。”

    老人狠吸了口气给喝了,老太太给他递了水,又把一颗糖塞到他手里。

    自自然然的动作,霍钧安看着,就觉得再吵,有这颗糖那也不枉此生。

    “花了那么大代价,却连个孙媳妇也拐不回来。这种亏本买卖,再蠢的商人也不会做,既然出手,那就要有出有入。”霍治中哼哼。

    “行了,就你懂。”耿嘉没好气的数落他,然后再叮嘱,“你要给你孙子撑腰,我没意见。但是不允许发火,你多大年纪的人了,脾气不能太暴躁。还有你,”

    耿女士话锋一转,看向霍钧安,“你爷爷多大年纪的人了,操了一辈子心,你就争气点吧。”

    霍钧安沉默着点头,这种不是斥责的斥责,更加让人不敢不珍视。

    霍钧安陪两位老人坐了很久,直到等到云骋父亲来了电话,说是都安排妥了。

    老爷子这才挥挥手,说是乏了,让他回去。

    霍钧安从老宅走的时候已近凌晨,他看看时间就没再给纪初语打电话。

    想她应该是睡了。

    可男人停下车一下看到院子台阶上坐着的女人,他眼皮子狠狠跳了下。

    霍钧安几步走过去,“你怎么……”

    纪初语从台阶上站起来,“可算回来了。”

    男人看着她,惊讶混合着不知名的情绪,让他开口时声音有些哑,“怎么过来了?”

    “你没给我回信,我也睡不着,又不敢给你打电话,怕打扰你,还是过来看看。”她声音不高不低,看着他问,“很棘手吗?”

    “不棘手。就是陪爷爷多聊了会儿,”霍钧安手探出去,摸着她有些发凉的脸蛋,“我应该早跟你说一声,以后我会记着。”

    纪初语笑起来,她拍拍胸口一副终于放心的样子,“那行,你进去吧,我也先回去了,明天一早我还要跟小朋友们去参加个活动。”

    她跳下台阶给他让路,转身就要走却被他拉住手腕扯了回来,“来都来了,怎么可能会让你走?”

    在这样万里晴空的夜里,纪小姐的脸被他一句话勾红了,她轻咳了声,“我不,我要回去,明天要起大早。”

    她要来这里住下,明天肯定就不要起来了,而且时间本来也够晚了。

    “明天我送你。”

    男人不容分说就把她拉进房间,他看她一眼,“下次来盛华庭,带上你的手环。”

    “……”

    纪初语扬起脸,她没丢,在她的首饰盒里,那日找戒指时看到了。

    但她以为……换了。

    “没换吗?可以继续用吗?”

    “嗯。”

    “为什么呀?”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没换呀?”她像是找了到新的话题点,粘在他身边不停的问,眼睛里全是星星。

    霍钧安颇感无奈,他手掌直接盖在她脸上,他的手大,往她脸上一盖,几乎全覆盖了,就看她摇着头摆脱,“你说啊,为什么没换?你就不怕我突然心血来潮拿着手环来开门,然后恰好碰到你跟别的女人翻云覆……啊……”

    “越说越离谱。”男人手指直接捏住她脸颊用力捏了下。

    “什么叫离谱?”纪初语揉揉自己的脸,“你确定没有吗?”

    “我不确定。”

    在女人眼睛方一瞪起来时,男人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比如,现在,我跟某个女人翻云覆雨,你说会不会有人拿着盛华庭的手环进来?”

    “……”

    人被他小心的放到床上,纪初语赶紧往旁边滚过去,“不行,我早上真的有重要活动……唔……”

    话都没说完就被人堵住了嘴,男人将她拉在身上,他亲吻她的唇,亲吻她的锁骨,亲吻她的肌肤,迫不及待的将她变成一滩水。

    纪小姐眼睛有些发烫,身体轻易就被他撩拨的绵软。

    有人说两情相悦时的男女情事胜却人间无数,纪初语想这句话或许是对的。

    从心脏出发,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他的君临,她双手抱着他,手指在他背部的衣衫上抓挠出层层褶皱。

    她呜咽着喊他的名字,却被男人惩罚性的咬了她一口,他的眸很黑很沉像是拥有强烈磁力的吸石,他的手指压在她的唇上,命令般开口,“喊,钧安。”

    纪初语脸突然有点红,这么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曾经,她也刻意的不怀好意的喊过“钧安”两个字,可是现在,这两个字莫名让她口齿发麻,仿佛一下字找不到声音所在。

    她有些呐呐的喊,“钧安。”

    男人眼底仿若突然之间涌起漫天海浪,他唔的一声嘶吼,毫不留情的将她收归身体。

    纪初语手指用力拽住他的衣服,两个人身上的衣衫都还未褪尽却……

    她就知道今晚肯定不会好睡,纪初语眼皮子沉沉的睁不开。

    &nbs

    p;闹钟响起来就被他掐断了,可她还是挣扎着睁开眼,她随手拽过他的衬衣披在身上就要去拿衣服,下床时腿软了下,晃了下,纪初语本能的扶住自己的腰。

    霍钧安看她一眼,“怎么了?”

    “嗯?”纪初语脸红着错开腰,“没什么,我去拿衣服。”

    男人却不肯让她走,他的手从衬衣下摆探进去直接停在她的后腰上,“疼吗?”

    纪初语摇摇头,“不疼。”

    “时间还来得及,你不用太着急。”他坐在床沿把她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手掌在她腰后不轻不重的揉捏。

    唔……

    纪初语轻咬了下唇,她伸手推开他,双腿紧并住,匆匆站起身,“没事了。”

    啊啊啊!好丢人!

    纪初语真的无语了,她知道他完全没有别的意思,可那样的姿势那样的他们,她……

    疯了疯了!

    纪初语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啪啪啪轻拍自己的脸蛋。

    他顾忌她的身体不会过分折腾,可她实在不想他那么体贴,这种甜蜜的折磨也很要命的。

    ……

    纪初语换了衣服出来,她有些不满意,“为什么你给我准备的衣服都这么公主风。”

    “我觉得很好。”

    纪初语瞅他一眼,算了,反正也没时间纠结衣服了,时间不等人。

    霍钧安已经换好了衣服,纪初语看他穿了身正装,她问,“今天有工作?”

    他之前说放假的。

    “没有。”

    “那你干嘛穿正装?”

    “衣柜里大部分都是正装和运动服,”他看她一眼,“我穿运动服送你,会不会不太合适。如果要跟你的那些小朋友打招呼,气势不对。”

    纪初语噗嗤就笑出声来,她单手托着脸看向他,有些温情的,“我那天看到一句话,特别好。”

    “什么?”

    “那时候爱上一个人不是因为你有车有房,而是那天下午阳光正好,你穿了一件白衬衫。”

    她眯着眼笑着看他,男人低头看看自己的白衬衣,嘴角忍不住向上仰。

    霍钧安刚停好车,纪初语突然探身过去,封闭的空间里两人距离极近,她的眉眼弯弯带着几分狡黠,男人看着她,有些不太明白她要做什么。

    纪初语双手搭在他肩膀上,她俯下身去。

    白色的衬衣领上多了一个鲜红的唇印。

    霍钧安,“……”

    “告诉所有喜欢白衬衣的,这个有主了。”

    她笑的眉眼弯弯,明媚灿烂。

    霍钧安突然有些头疼的笑了下,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带着她的唇印,下车。

    陈呈早就到了,纪初语下车的时候他舔着脸笑着扑过去,“语姐,好久不见我都想死你了!”

    男孩子长手长脚的一把将纪初语抱了个结结实实,没大没小的手臂搭在她肩膀上。

    纪初语差点被他压倒,气的,“你离我远点。”

    “不……”

    臭小子作着模样的撒娇,却在看到车上下来的另一个人时立马稍息立正,规规矩矩的把自己的手收回来。

    卧槽。

    七少怎么来了。

    纪初语看他这样子,又扭头看一眼霍钧安。

    俗话有云,看破不说破。

    霍钧安淡淡扫了陈呈一眼,又看向纪初语,“就他?”

    “嗯。”纪初语点头,“有个试镜,约好了的。”

    男人点点头。

    陈呈看着,这互动不对啊。

    半个月以前不是还剑拔弩张的吗?

    再霍钧安衬衣衣领上的唇印,陈呈手抬起来,“七少,你衬衣……”

    纪初语直接上手拧着他耳朵就往楼宇内走。

    陈呈嗷嗷叫着跟着就进去了。

    女人回头冲他挥了挥手,迎着阳光,霍钧安看着她。

    这个年纪,喜欢上你,不因为美貌,只因为那天下午阳光正好,你笑起来很好看。

    纪初语斜着眼问陈呈,“你跟霍七少很熟?”

    “不熟。”

    “不熟你敢把喝醉了我直接丢给他?”纪初语磨着牙,“当我傻啊?”

    陈呈眼泪汪汪,“语姐,你还是问七少去吧,我说了我怕我小命不保。”

    “你不说你不怕我让你小命不保?”

    陈呈特别诚恳的看着她,“猫和老虎还是有区别的。”

    不要以为额头画个王就是老虎。

    靠!

    纪小姐真想抽他。

    两人正说着话呢,有导演过来说是到他们了。

    纪初语拍了拍陈呈的后背,“这角色你要能拿下来,我就饶了你。”

    陈呈一声遵命,连跑带颠的走了。

    纪初语刚要转身,突听有人惊喜的喊了声,“初语?”

    她转身,一个漂亮的女人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

    “顾恬?”

    “我还以为我看错人了。”顾恬前前后后看着她,“都好了?”

    “嗯,都好了。”

    “真好。”

    顾恬说着半仰起脸,“我不能掉眼泪,我刚化好妆。”

    纪初语出事那天,顾恬就在现场,真是想起来就后怕。

    “你怎么在这里。”纪初语问她。

    “哦,这部电影我是女主,今天来试镜的,我要给他们搭戏。”顾恬解释,“你呢?”

    “我有个小朋友今天过来试戏。”

    “叫什么?”

    “陈呈。”

    顾恬点头,哪边有导演在催了,顾恬拿出手机,“一直联系不上你,你手机留给我,好联系。”

    两个人互留了电话。

    陈呈试戏结束的时候,顾恬还在忙,还要跟其他演员搭戏。

    顾恬这两年发展的还不错,虽说不是大红大紫,但也小有名气。她这样全程帮人搭戏,怪不得在圈里人缘很好。

    出来准备走,陈呈问,“七少过来接你?”

    “我让他回去了,你送我回去不就行了?”纪初语瞪他。

    一听霍七少不在,这家伙就跟全身骨头散了似的,站没个站样,他手臂搭在纪初语肩膀上,特别八卦的,“姐,给我透露下,你们现在什么关系?”

    纪初语一矮肩膀躲开他,“好好站着。”

    陈呈挠挠头,他干脆蹲下来,特别郁闷的,“你们可赶紧的和好吧,我们几个……”

    纪初语抓住字眼,“你们几个?哪几个?”

    陈呈,“……姐,车来了,上车。”

    晚上,陈呈挨了同团几个成员的一顿揍,第二天不知怎的新闻爆出来说j团内部矛盾重重,团员之间互相不服气。

    纪初语看着报道笑起来,能有新闻就说明有热度。

    她看向叶旭,“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一开始不知道,但是后来也知道了。太顺利了。”叶旭看向她,“你就真没怀疑?”

    “在我心里,就这种程度,叶旭是完全可以的。”纪初语很是认真的,“叶旭,我只有这句话,一点不虚。”

    叶旭咬着烟,“鼓励我?”

    纪初语走过去,把他嘴里的烟拔掉,“少抽点烟吧。”

    叶旭笑着看她,“下定决心了?”

    纪初语点头,“就他了。”

    叶旭张开双臂抱了抱她,“你值得最好的。”

    纪初语突然眼眶就红了,她有些哽咽的,“叶旭你赶紧给自己找个媳妇吧,不好总是打飞机。”

    “卧槽!你他妈是女人吗?”

    叶旭松开手直接开骂了!

    纪初语吸吸鼻子,“我就打个比喻。”

    “艹!”

    ……

    “还有件事。”

    “嗯?”

    “西郊的房子,你卖给谁了?”纪初语问他。

    叶旭很懂,“怎么?想买回来?”

    “你帮我问问。”

    叶旭挑了挑眉,“我给你打通电话,你自己问吧。”

    “也行。”

    叶旭手机拿出来,他电话拨出去,那边很快接通,“什么事?”

    “西郊的那套房子,房主现在想买回来,你等会儿,让她跟你说。”叶旭把手机递给纪初语。

    “喂,你好。我是纪初语,原来房子的房主。我那时候紧缺资金,不得已才把房子卖了,我们了解到的信息,您那套房子一直没有住。现在我有想法把房子再买回来,咱们能商量一下吗?”

    叶旭看一眼纪初语,他笑着走出房间,男人拉拉胳膊,笑着,空气真好,终于都圆满了。

    霍钧安喉结轻滚,“可以。”

    纪初语喜出望外,“那您说个时间地点,我们见面聊可以吗?”

    “你定吧,我都可以。”

    男人的声音有点耳熟,纪初语看看手机号,她眼睛眯了眯,“您贵姓啊?”

    “姓霍。霍钧安。”

    纪初语猛地就把电话挂断了,她拉开门,大吼,“叶旭!”

    男人回头接住她丢过来的手机,“小心点,我这手机一万好几呢!”

    纪初语捂住脸,含着眼泪,笑了。

    她,何其有幸。

    ……

    西郊的房间原样,没动。

    看得出来,房间里经常有人打扫,很干净。

    衣橱里两年前她未收走的东西还在。

    男人把留声机打开,一曲古色古香的上海滩时期的调子靡靡散开。

    “霍先生,这房子你卖多少钱?”纪小姐一本正经的问。

    “无价,不卖。”

    纪小姐瞪他,“那我卖你的时候是有价的,我不管,我要买回来。”

    “不卖。”男人很坚持。

    “求你了,卖给我吧。”纪初语晃着他的胳膊哀求,“是我不好,我不该把房子卖掉,大不了我再加价买啊,保证不赚你便宜。”

    霍钧安斜睨她一眼,“我不卖,但可以交换。”

    “怎么换?”纪小姐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男人转身正面向她,“嫁给我。”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他从暖风来/舞清影超神话玩家/我见犹恋琉璃满京华/衣布衣出魔尊与神尊夫妇的伪装日常/杏遥未晚贵族校草独家小甜心/皇家绝儿灵物上天之炼心/秋露滚禾穿越无名时代优雅王妃/三宝宝妈朋克拳皇/一瑝成长的苦涩/被爱的小徐甜蜜独家:霍先生,生个宝宝吧/四四暮云遮韩娱之巨星时代/狴犴你是我的魇/葬心未亡人
《甜蜜独家:霍先生,生个宝宝吧》章节( 第267集 嫁给我)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甜蜜独家:霍先生,生个宝宝吧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