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楚臣 >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一章 偏执的胜利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一章 偏执的胜利

热门推荐:半缘修仙半缘君毒妃在上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吾欲成凰农家世子妃追猎三国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寒门枭士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com

    蜀国突然撕毁盟约,出兵占领理应划为大楚国土的婺川河谷,在金陵城搅起的波澜,到底还是远不如禁军兵马近期大规模往长江沿岸及舒州聚集更引人瞩目。

    甚至城里大多数的士君子、世家子弟,都未必能搞得清婺川河谷位于何方。

    在绝大多数人的概念里,蜀楚两国只在巫山长峡以及汉水上游的河谷有接壤。

    而在巫山长峡的下游荆州,以汉水河谷的下游均州,大楚都有精锐禁军驻防,都没有传出蜀军异动的消息。

    婺川河谷在哪里

    而对那些知道婺川河谷所在的士君子、世家子弟,对蜀军的作为也不甚在意。

    黔江、黔中原本就是蛮夷的代名词,思州也只是名义上归属于大楚。

    实际上这些地方,大楚王朝连一个芝麻大的官员都派不过去,征收不到半箩筐的钱粮,与黔中诸多羁縻州,都桀骜不驯的游离于大楚的统治之外。

    婺川河谷原本也是思州从婺僚人手里刚夺过来的地盘。

    甚至在秦汉时期,婺川隶属于川蜀故地的巴郡,前朝时也都隶属于川蜀故地的剑南道。

    蜀军从思州手里夺走婺川河谷,不要说平民百姓了,即便朝堂相当一部分官员也多多少少都有些无关痛痒之感。

    也唯真正有政治抱负的大臣,才能看到婺川河谷的得失,对大楚控制西南形势的影响会有多少深远。

    当然,考虑到楚蜀两国共同面对梁军的威胁,以及大楚在长江以北的内患还没有彻底解决,朝中大多数的大臣也不主张跟蜀国彻底撕破脸。

    于荆州、均州,也仅仅是传令张蟓、郑晖加强戒备,暂时没有增兵对峙的计划;对出使大楚的蜀使韦群,最后也只是派兵马将其软禁都亭驿内限制于进出,并没有说直接关押进牢狱之中。

    更没有说羞恼成怒,直接斩首以示与蜀国恩断情绝。

    而仔细揣摩蜀国君臣的心态,或许恰恰正是料到大楚上下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们才会觉得趁思州内乱,出兵占领婺川河谷并无碍于蜀楚两国联合的大局,才会觉得只要他们能先成功的控制住黔江通道,楚国君臣最终会选择妥协,默认这一事实。

    宣慰使黄化到湖南后,促成思州民乱以这样的结局收场,沈漾、杨恩以及郑榆、郑畅、杨致远等人都还是满意的。

    没有大规模动用湖南腹地的资源,便平息了民乱、保存了思州,遏制住蜀军完全控制黔江通道的可能。

    即便再苛刻的人,都会觉得换作任何一人赶往湖南,都未必能比黄化做得更好。

    朝廷也没有落入不得不向蜀军妥协的尴尬局面之中。

    也恰是如此,朝廷这时候才能够下决心从湖南行尚书省调六十万石的粮谷,作为军资兵饷运往舒州,为下一阶段全面展开对巢州的攻势,做最后的准备。

    即便叙州也在其中占了不少便宜,甚至在收复婺川之后,湖南行尚书省在婺川县设立的盐铁院监这个职司,也将暂时受叙州控制,用来归还这一期间向叙州拆借的粮谷兵甲等物资。

    但这一切,都还在政事堂诸公的承受范围之内。

    毕竟叙州没有直接吞并思州,也没有表现出太不合时宜的野心,朝廷甚至第一次直接将手伸入黔江沿岸的崇山峻岭之中。

    要不然的话,真要往思州那个荒僻之地调兵遣将,与蜀军对抗,真不知道要消耗多少钱粮才能打住。

    同时也会牵一发动全身,直接影响到大楚在其他方面的布局及用兵计划。

    至于黔阳侯韩谦内心到底是不是温顺、驯服的,政事堂诸公也都觉得无需太过在意。

    只要黄化、吴尊等人能真正掌握住湖南的形势,待有余力先进攻据守永州的叛军,到时候湖南行尚书省兵精粮足,又无外患之忧,还担心叙州、思州这些偏隅之地能掀起什么波澜来吗

    就整个大楚而言,这次即将发动的攻势倘若能顺利收复巢州、寿州,歼灭安宁宫叛军,内忧外患、两相煎熬的形势也将彻底改观过来。

    到时候有余力调一部禁军前往婺川河谷驻防,将天平都三千兵马撤换到湖南腹地进行休整,黔阳侯还能撕破脸阻挠

    目前黔江沿线,背腹有叙州兵作为后盾,天平都从侧翼进行威胁,又有思州兵与辰州兵联手在石阡进行正面拦截,蜀军沿着险峻的黔江河谷想要继续往南打,其实是相当困难,也是极为冒险的。

    就当前的形势下,大楚朝堂短时间内并不用担心婺川河谷的形势会再出现什么大的变化,即便会有僵持、形势会有拉据,但他们也不用担心那边的形势会进一步恶化。

    说到底,婺川河谷后续的局势发展,已经无碍于大局了。

    这时候沈漾、杨恩、杨致远、郑榆、郑畅等人,甚至包括信昌侯李普在内,都还是主张尽快着李知诰率部先进攻巢州,以免夜长梦多。

    然而延佑帝却连下数道圣旨,勒令湖南行尚书省敦促天平都早日出兵收复婺川河谷,并坚持要等到蜀军被驱逐出婺川河谷之后,再决定是否对巢州发动攻势。

    沈漾等人即便都认为婺川河谷的战事进展是否顺利,不会影响到大局,也担心对巢州的战事拖延下去,会对军心造成一些微妙的不良影响,但延佑帝如此坚持,他们也是没辙。

    他们只能不断的给湖南行尚书省施加压力,勒令天平都争取在年前,对占据婺川河谷的蜀军发动攻势,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将蜀军从婺川河谷驱逐出去。

    起义军将卒与思州兵经达长达近五个月的残酷攻防,最终挑选三千兵卒编入天平都,就将卒的个人素质而言,普遍都是能达到合格线的。

    不过,现在即便有叙州提供充足物资的供应,铠甲兵械也都照叙州步营的标准供给,又有奚发儿、窦荣、韩豹等率百余督教武官,协助谭育良对天平都将卒进行各方面的突击急训,但想要赶在一个月之内,完成对蜀军的作战准备,也是极其仓促的。

    不过,除了富耿文等人代表湖南行尚书省留在虎涧关督战之外,宣慰使黄化更是直接将延佑帝的手诏、枢密院的公函转抄到谭育良、富耿文,对他们施加压力。

    黄化一时间也大有这边再拖延不战,他便从邵州调派兵马进入婺川河谷作战的势态。

    柴建之前担心兵权会旁落,不听黄化的招呼,但现在延佑帝连下数道圣旨促战,事情真就什么都难说起来了。

    照原定的计划,叙州不直接出兵,韩谦也只能以最快的效率,在后勤方面作最大限度的动员。

    在叙州的协助以及充足物资的支持下,富耿文等人,从起义军将卒家小里,将剩余的成年男丁及健壮妇女差不多近一万人都抽调出来,以最快的时间进入草荆岭南坡及盘龙岭北麓。

    这些人沿虎涧关连接婺川河谷的武陵山小道分散出去,没日没夜的修整拓宽这条长约一百

    四十余里、沿途总共要翻越十六道大小山梁的羊肠小道。

    而在此同时,叙州也是动用上千精壮民夫,用独轮车,或直接肩挑背扛,将一袋袋粮谷、一捆捆箭矢,通过羊肠小道,运入天平都在婺川河谷东翼青岩寺建立的前哨据点。

    差不多赶在政事堂及枢密院所规定的时间节点之前,天平都大批将卒便正式从夏戈山西北坡的青岩寺出发,进入婺川河谷内部进行作战。

    所谓的战争,并非什么时候都能看到奇谋妙计,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血腥、残酷的对峙与厮杀。

    蜀军已经在婺川河谷内占住脚,建立坚固的据点,战船也能在黔江之上来去自如。

    相比较之下,叙州却不可能将阮江水系之内的战船,凭空运入不同水系的黔江之中。

    而思州在石阡县境内的造船场,规模实在太可怜,技术水准也差,只能造小型的乌篷船、桨船,难以在黔江之上,与蜀军的战船争雄。

    这种情形下,天平都大队人马,只能强行推进到黔江岸边,顶着蜀军水陆夹击的压力,建立据点,然后用旋风炮占据险峻的崖岸,封锁百余丈宽的黔江河道,将蜀军战船压制在黔江的下游。

    这个过程看上去简单,却是极为血腥而残酷的拉锯过程。

    特别是早期,羊肠小道的运力极为有限,大批精良战械根本没有办法运过来,天平都为了占一处立足点,都要付出相当惨烈的代价。

    等到后期大批精良战械运上去,天平都才没有落入下风,但伤亡却也少不了。

    毕竟蜀军进占婺川河谷的也是精锐战力,战械兵甲皆不弱,双方甚至可以说直接进入最残酷的消耗战。

    短时间内谁都难以给对方致命一击,然而实际上谁先扛不住这样的消耗,谁先露出疲态,谁就将在这样的拉锯战中失利而最终失败。

    从虎涧关走险僻驿道,将人马、物资运入婺川河谷,叙州所承担的后勤压力,甚至比从渝州走五百里水路将物资运入婺川河谷更大。

    不过,形势最为有利的一点,便是蜀军背腹面临一个比天平都以及思州兵、辰州兵更严重的威胁。

    那就是蜀军之前仅仅是打通了黔江通道,并没能及时展开对黔江两翼、躲入深山老林里的婺僚人的清剿。

    当将主要军事资源都集中到一端的婺川河谷,蜀军对婺川河谷到渝州近五百里曲折水道的沿线控制,自然就削弱了。

    婺僚人从深山老林发动的反击,规模看似不大,但隔三岔五发动短促而又突然的袭击,令蜀军频频遭受到伤亡,累积下来却不是小数字。

    而后路有忧,更使得在婺川河谷坚守作战的蜀军,心思也是难定。

    战事,持续延佑二年二月底,天平都最初编有三千将卒,当中两次从家小里抽调最后的青壮男丁补充兵员,但在拉锯战的消耗下,最后还是剩不下两千人的能战之兵。

    蜀军伤亡要稍微好看一些,看似蜀军兵多将广,更经得起消耗,但实际随着婺僚人在黔江两岸的出击越来越频繁,而山僚人在川南也进行大规模的集结,大有挺进黔江、夺回巴南,重新控制盐源的势头,蜀军最终先支撑不住,选择撤出婺川河谷。

    婺川战事结束后,韩谦随最新的一批运粮队进入婺川河谷,在侍卫的簇拥下,站在像是一头苍鹰凌空的石崖之上,看着却下汹涌的黔江水,正浩浩荡荡往北流淌而去。

    随着冬去春来,水藻滋长,江水透露出盎然绿意,江滩边还残留着沉覆战船的残骸。

    婺僚人在不远处婺川旧城的废墟上,重建了城寨,之后又为蜀军占据,残缺的城墙还沾染着血肉,没有被这两天的绵绵细雨完全冲刷去。

    说实话,要是能有更充足的时间,甚至哪怕再多一个月,对天平都的将卒进行更充分的训练,又或者等武陵山羊肠小道稍稍拓宽,修成标准的五尺驿道,以便叙州更多的战械运抵婺川河谷,完全可以以小得多的伤亡,将蜀军逐出婺川河谷。

    而不是像现在,天平都近乎打残、打废掉,短短一两年内,都不要想着能恢复战斗力。

    虽然近两万民众后续会以最快的时间迁徒过来,但从盘龙岭起事算起,再到收复婺川河谷,逾六千名青壮男丁或战死沙场、或重伤致残,也都意味着这些妇孺老弱想在婺川河谷扎根立足并滋息繁衍,要付出更为艰巨的辛苦。

    在当世,青壮男丁依旧是最为主要的劳动力来源。

    天平都想要在婺川河谷维持两千人规模的常备兵力,基本上意味着将没有青壮男丁劳力,参与后续的屯田耕种。

    这样程度的牺牲,对起义军而言,怎么都可以说得上是极其惨烈了。

    一度雄心壮志、满心想着重新争一番功名的谭育良,此时头发更显霜白,多少显得有些垂头丧气。

    “陛下应该不会再怀疑大人与蜀军有勾结了吧”赵直贤佝偻着身子,袖着双手,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韩谦回头看了赵直贤一眼,听他语气里透漏出怨气,为惨烈战死的将卒不值,却也没有办法责怪他。

    赵直贤的幼子赵方城以及裴朴虽然作为医师,并不会直接进入前线战场,但都不幸牺牲于蜀军发动的一次奇袭里。

    赵直贤已经向行尚书省上书请辞,其长子赵方海也是坚持不愿袭继其婺川县丞之位当然,赵直贤早前曾希望能到辰中或黔阳安度晚年,这时候则决定致仕后与其长子赵方海留在婺川河谷开一家医馆。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传闻一战百神愁,两岸强兵过末休。谁道沧江总无事,近来长共血争流”

    这是前朝诗人曹松写安史之乱的两首诗,韩谦轻轻吟罢,神色却更显坚毅。

    他一度以为沈漾等人,怎么都会先推动收复巢州的战事,而只要李知诰顺利收复巢州,大楚的内忧外患得到一定的改善,他再推动天平都收复婺川河谷,阻力会小得多,伤亡也绝不会这么惨重。

    他事前真是没有想到杨元溥对叙州的猜忌,竟偏执到这等程度,甚至不惜先收复巢州、歼灭安宁宫叛军这等要事先拖延下去。

    又或者说吕轻侠、姚惜水这些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对叙州的落井下石

    看到冯缭、冯翊兄弟俩,从远处走过来,赵直贤决定致仕归隐,无意再参与什么机密事,便意兴阑珊的先告退离开。

    韩谦也没有挽留赵直贤,袖手站在崖岸之上,凭江风吹拂袍衫,过了良久,才对走到身后的冯缭说道:“我要重启在金陵的情报网你挑选人手,报送我案前来”

    天平都虽然伤亡惨烈,但结果还是令人乐观的。

    听到韩谦新的决定,冯缭面露喜色,说道:“好,我这便去安排”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极品按摩师/执笔风华偷偷爱你/花满楼魅世女色/半曲念悠然曾想与你共白首/秀儿荒村野性(王铁柱)/衡阳夜空另类保镖:总裁爱上我/风流小二透视小神医/雪狼华佗传人在都市/妖孽小牛牛岑少的枕上甜妻/叁月惊蛰楚臣/更俗定制婚宠:少帅,请矜持!/无墨兮武踏星河/纸花船
《楚臣》章节(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一章 偏执的胜利)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楚臣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