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摘魁首 > 66恶人自有恶人磨

66恶人自有恶人磨

热门推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com

    顾明鸾将手放进冷水里一遍又一遍的搓洗,她的手指不受控制的颤着,指甲缝里像是盛满了玉箫仙从血管里涌出的血迹,染红了眼前的水盆。

    顾明鸾强忍着拽过素白的软绸丝缎,她到现在都无法忘却玉箫仙那双怒瞪的眼睛。

    心跳的飞快,这个时候该是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吧?

    初初经过一场死亡的顾明鸾,心情忐忑的就像这手中擦手的帕子一样,满副褶皱慌乱不安。

    相比之下,她共处一室的同伴却要淡定的多。

    汪云芙惬意的打开一小个匣子,刚经过一场杀戮的她,甚至心情愉悦的哼着小曲,她将匣子里满满当当的五石散拿出些许融进温着的酒壶里,又把剩下的那些珍而重之的放回去。

    红泥小火炉上,酒壶似温,带起一股奇异的香气。

    纤纤玉手做兰花吐蕊,将酒斟倒进一个精美的错金杯里,推到了顾明鸾面前。

    “喝吧,等喝完了,你就不紧张了。”

    汪云芙也不等顾阿蛮做答,直接执壶一线入口,酒液美妙的滋味让她眯起了眼睛。

    她坐在桌上瞧了顾明鸾很久,说起来,她们也算是老熟人。

    只是她还以为那个敢跟她抢大皇子的女人是有多了不起,没想到胆子竟然这么小。

    汪云芙面带讥讽,“你看上去,可不像会反击打人的模样。”

    汪云芙这话算是触及了顾明鸾心中难以言喻的把柄,她定了定心神,“你掐断她脖子的时候,也跟你平时不像。”

    顾明鸾说这句,是想告诉汪云芙,她们两个半斤八两,谁也别拿谁的把柄说事。

    真要算起来,她顾明鸾只是反抗时回击了对方一下,这位可是硬生生掐断了对方的脖子,为了不让人怀疑,甚至还想到了用腰带把人吊到树上。

    顾明鸾捧着那碗热酒,滚热的温度,像是能够透过她的指尖,一直散去她心头寒意。

    她不知道玉箫仙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那个地点约见自己。

    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发难。

    她真的只是惊恐之下,轻轻回击了一下,可这下之后,玉箫仙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脖子上衣裳上全都是她的血。

    顾明鸾以为对方死了,害怕的紧紧的咬住自己的手掌不敢出声。

    顾明鸾垂着细长的眼睫,那汪眼睛像是易碎的水晶,带着干净的惊恐和恐惧。

    她捧着错金杯小小的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酒香气特殊味道奇怪,却意外的并不难喝,她没忍住,又喝了一口。

    汪云芙看的笑起,“这会儿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顾明鸾理智回笼,心绪也完全归位,她优雅的端着错金杯,“我们在墙上写下那样的字,真的会有人想到顾阿蛮身上去吗?”毕竟云霞山姓顾的可不止顾阿蛮一个。

    “顾阿蛮夺了玉箫仙心心念念的群山贴,抢了她一直爱慕的绿云馆主,她早就恨不得让顾阿蛮去死。”

    这是汪云芙精心挑选的棋子,本来是为了除掉顾阿蛮这个碍事的麻烦精,谁知道玉箫仙自作聪明,非要让顾明鸾代替自己入局。

    结果却先一步搭上自己性命。

    如果当初顾明鸾用的力气再大一点就好了。

    那样玉箫仙根本不会在昏迷之后醒来,更不会直接看向自己藏身的地方。

    汪云芙抬手,直接给自己灌了一口酒。

    如果不是玉箫仙知道的太多,那她现在或许还能活着。

    可是没有如果,从玉箫仙对着她藏身处伸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她要迎来死亡。

    一碗热酒喝下,顾明鸾确实觉得轻松了很多,只是心头还是有些沉甸甸的,“会有人相信是顾阿蛮做的吗?”

    “不相信也得相信,顾阿蛮若是不被赶出红霞山,别说首席弟子的地位堪比花令使,就是几日后的丰神节,只要有她在,我们也别想出头。”

    顾明鸾,“听说以往花令使一旦出现空缺,也是从丰神节比试出彩之人里选择,是真的吗?”

    汪云芙斜睨着顾明鸾,这才多大一会,这人就已经在考虑夺取花令使的位子了。

    她笑了笑,或许顾明鸾帮自己把那么一个人吊在桃树上时,心里已经在盘算这个。

    但是小门小户就是小门小户,就连知道的消息也是一知半解。

    丰神节虽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最后选出的那位魁首,可于天子祭台独舞。

    到时文武百官,朝堂上下,千百万人瞩目,名声大噪已是必然。

    但汪云芙怎么会告诉顾明鸾这个。

    她的指腹摩挲着酒壶上的精美花纹,这酒壶乃是外域进贡,名为鸳鸯九转,说的就是这壶里一分为二,只要转动机关,酒壶里的酒水可任由主人切换。

    就比如现在。

    汪云芙看着顾明鸾喝空的错金杯,“再来点?”

    先前的舒畅过去,眩晕感慢慢涌上顾明鸾的眼睛,她忍不住晃了晃头,努力睁着眼睛去看汪云芙,“你、”

    “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把你当做自己人吧?”汪云芙提着酒壶轻扬的笑起来,“还是说,你觉得以玉箫仙的脑子会想到用你去嫁祸顾阿蛮?”

    “你怎么知道!”顾明鸾扶着额头惊讶的看着汪云芙,一开始玉箫仙叫她过去就是因为这个。

    让顾明鸾佯装被逼走投无路自寻短见,抹黑顾阿蛮,使其名誉受损,离开红霞山。

    可是顾明鸾觉得这里面风险太大,不可控的因素太多,加上玉箫仙也不是太值得信任的人,所以直接拒绝。

    哪成想玉箫仙竟然直接动手。

    顾明鸾此时头脑一片混乱,她踉跄的撑住桌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知道、明知道我不会说出去。”

    汪云芙提着酒壶慢慢靠近,“你太不了解馆主了,这样的死亡一定会引起他的怀疑,顺藤摸瓜扯到我身上只是早晚。

    只有找出一个替死鬼彻底断了这条线,才能确保我不会被暴露出去。”

    更何况,她面对的这个还是她姐夫的心上人。

    一石二鸟,谁能拒绝。

    汪云芙满上带着毒的酒杯,笑魇如花向着顾明鸾靠近……

    !

    ------题外话------

    鞠躬谢谢诸位的票票,另外月票不要客气的砸过来吧,《摘魁首》毕竟还是小婴儿阶段,断不了诸位看官大老爷的奶粉啊,可怜可怜这个娃吧π_π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摘魁首》章节( 66恶人自有恶人磨)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摘魁首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2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