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南瑾顾凌 > 第259章 要么同生,要么共死

第259章 要么同生,要么共死

热门推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com

    爆炸危机被解除,游轮中只剩下了他们的人,当下,沈惊云干脆直接操控游轮返航。

    对方留在游轮上的人全都死了,一个活口都没留,为了查清楚对方的身份,只能在这艘游轮上找线索。

    顾凌一个人,在海里,驾驶潜艇回航。

    回到岸上,顾凌才知道蓝烟的情况。

    不过这个时候,蓝烟的高热已经被降低下来,虽然还有一点发烧,但没有烧得那么厉害。

    只是精神状态很差,一点力气都没有,昏昏沉沉的,被蓝曦然抱下来。

    顾凌脸色极差,身上都泛着冷意。

    但蓝烟一声‘凌哥哥’,瞬间让他温柔下来。

    他压着心里的愤怒,温柔地握住她的小手,轻声道:“瑾瑾,我在。”

    “凌哥哥……”

    蓝烟意识是迷糊的,只是单纯自言自语地叫他,并没有听到他的回应。

    蓝曦然将蓝烟抱得更紧了一些,“先去医院。”

    许多药,家里没有,必须去医院进行治疗才行。

    “嗯。”

    #

    到了医院,蓝烟就被推进了急救室。

    蓝曦然换上衣服,紧跟着进去。

    一番急救后,蓝烟被推到了特护病房。

    叶安音精神也很差,可不管叶非白怎么说,她只是给家里报了声平安,坚持要留在医院。

    叶非白不强迫她走,哄她休息一会儿,她也不肯,一定要等蓝烟醒过来。

    最后还是蓝曦然给了叶非白一杯加了镇定安神药物的水,让他拿去给她喝了。

    过了几分钟,她才睡了过去。

    特护病房有两个床位,两个女孩一人占了一床。

    顾凌守在蓝烟身边,看着女孩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肤色,眼底滚着戾气,又隐忍着心疼。

    沈惊云去查游轮的信息,要将那个他们到现在都没有查明的幕后真凶的身份,给查出来。

    给蓝烟处理好后,蓝曦然走到叶非白面前,淡漠地开口:“跟我去手术室。”

    “我没事。”叶非白感觉不到自己伤得有多重。

    刚开始确实挺疼的,但现在没什么感觉了。

    蓝曦然面无表情,不紧不慢说道:“你现在还能站在这,是那颗药的效果。等药效过去,你就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叶非白:“……”

    他知道蓝曦然不会故意夸大其词,没逞英雄,跟他去了手术室。

    #

    蓝律霆再恢复意识,已经是十二个小时之后。

    他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装饰很豪华的房间。

    奢靡,又充满暧昧的情欲房间……

    动了下手,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的手腕是被锁起来的。

    不只手腕,还有脚腕,整个人呈大字,被锁在床上,连起身都做不到。

    蓝律霆的心态,早就被锻炼的古井无波,再大的场面,也很难让他紧张焦躁。

    身体中传来的虚弱感,让他想到了之前他吃的那颗药。

    看来效果确实显著,以他的体质都扛不住。

    等回去之后,让老三再针对他的体质,研究一些药,再加强一下才行。

    意识缓缓恢复正常运转,他想起昏迷之前,他是和姬灵韵在一起的。

    烟烟呢……

    安静的环境中,他躺在大床上,微眯着眼眸,猜测姬灵韵的目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突然,紧闭的门传来一声轻响。

    有人进来了。

    蓝律霆看向门口位置。

    看到来人,他的眼底浮现一抹错愕。

    他惊讶的不是来的人是谁,而是惊讶来的人,身上穿的衣服,还有所做的打扮。

    姬灵韵是亚特兰的长公主,女皇最小的妹妹。

    从小接受的是皇室最高的礼仪教导。

    哪怕她现在穿衣风格多显冷艳干练风,她骨子里,也会优雅高贵的公主。

    可现在……

    蓝律霆看过一眼后,淡定的错开视线。

    非礼勿视。

    姬灵韵第一次穿这种专门用来诱惑男人的衣服,同样很不自在。

    上面遮不住,下面也遮不住,几乎是真空上阵,只有一层薄纱,影影绰绰的,呈现一种朦胧的诱惑。

    她照过镜子,几乎连她自己都要被诱惑到,她就不信,蓝律霆看到这样的她,会没有想法。

    她很美,很艳,容颜出众,被誉为亚特兰第一美人。

    凭她的姿色,只要她想,无数男人会拜倒在她的脚下。

    可她想要的,从始至终,也仅仅只有他一人。

    她缓步走到床边,如魅妖一般,半躺在他身边,单手支着头,另一只手,顺着他的脸颊,滑过他的下巴,又顺着脖颈,轻移到他领口。

    纤细好看的手指,不疾不徐的,解开他领口的扣子,然后再继续。

    蓝律霆闭着眼,冷漠开口:“长公主殿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姬灵韵顺着解开的领口,抚上他的胸膛,温柔又娇媚地轻笑:“这里没有长公主,也没有监察官,只有姬灵韵和蓝律霆。”

    她挑了下眉,似乎觉得这样说不太对,“错了,只有姬灵韵,和她的男人。”

    “我要你……”姬灵韵的眼底是炙热又大胆的诱惑,“做我的男人。”

    蓝律霆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就是,无理取闹。

    第二反应,是脸色沉下来。

    他没想到,他并没有怎么关注,连见面都不算太多的姬灵韵,会对他有这样的心思。

    她隐忍的,够深。

    如果不是今天她主动表现出来,他甚至都不会发现。

    如此以来,也就好解释,昨天的事情。

    他压了压心底无端翻涌上来的莫名冲动,闭着眼,平淡地问:“烟烟呢?”

    “你所有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用烟烟吸引我上钩。她在哪?”

    他的声音,似乎和以往一样,但仔细听,却染着无形杀意。

    “妹妹当然还给顾凌了。”姬灵韵低头,在他的唇瓣上亲吻。

    魅惑的气息,尽数喷在他的鼻息间,“律霆,你为什么闭着眼?”

    “睁开眼睛,看看我呀~”

    “这一身衣服,我可是为你而穿,你是唯一可以看到的人!”

    “你会喜欢的……”

    体内药效,加上姬灵韵身上的催情香味,蓝律霆很清楚,他自己身体已经在发生变化。

    随着药力发挥,他的体力,也随之开始恢复。

    蓝律霆睁开眼睛,向来清冷淡漠的眸底,染上了几分欲望的颜色。

    “你也感觉到了是不是?”姬灵韵勾唇妖笑,“你体内的药,不是普通的情药,如果不碰我,你会死。”

    “除了我,你这辈子,都不能碰任何女人。”

    她就是这样霸道。

    她的男人,永远只能属于她自己。

    药是两颗,一颗在他体内,一颗在她的体内。

    而且药效相同。

    他受折磨,她同样也受折磨。

    他死,她也会死。

    要么同生,要么共死。

    这是她给他的选择。

    是要她,还是选择死亡。

    只能二选一,没有另一个选项。

    蓝律霆静静的看着她娇艳如罂粟花的容颜,忽地抬头,咬上了她的唇。

    两个从未接过吻的人,疯狂噬咬对方。

    把对方的唇瓣咬出血都不曾停止。

    血腥味在他们的嘴里蔓延,那点刺痛,反而加深了对体内药效的刺激。

    蓝律霆侧头,结束这个吻,随后扬头,贴在她的耳边,低哑又性感的说道:

    “姬灵韵,绑着我,你不会舒服,解开我,我来动。”

    姬灵韵伸手在机关上一按,锁在他手腕和脚腕上的锁链,同时松开,又缩回了床角中。

    一个天旋地转,两个人交换了位置。

    姬灵韵看着他眼底的杀意,笑盈盈说:“别说我太霸道哦,主动权交给你。”

    “是和我一起死,还是和我一起生?

    不管是生是死,我们都是要在一起的!”

    蓝律霆双臂支撑,抵在她上方,绷着脸,考虑该如何选择。

    姬灵韵如同绽放的鲜花,娇艳欲滴。

    吃吃的笑着,小手不紧不慢的在他胸膛上撩拨,点火。

    蓝律霆的瞳色越发的猩红,情欲也越发的难以自控。

    最后,他选择了,将姬灵韵狠狠撕碎……

    #

    蓝烟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

    高烧后遗症,头疼欲裂。

    在她眉头刚拧起,一双微凉的手,放在她的头部穴位上,缓缓按压。

    剧烈的痛,在他高超的按摩技术下,缓缓被安抚。

    “凌哥哥,好了……”蓝烟眯着眼,嗓音沙哑的开口,“已经不疼了。”

    顾凌的手顺势放在她的肩膀,想给她按摩全身。

    全身疼,也是高烧的后遗症。

    顾凌想让她好受一些。

    “不要按了。”蓝烟软绵绵的抬手,按在他的手背上,“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不能累到你。”

    “我又不是纸糊的。”顾凌温柔的嗓音,在她头顶低缓响起,“帮你按两下就能累,你也太看不起人了。”

    蓝烟眨眨眼,“可我心疼你辛苦嘛~不要按了,坐在我身边就好。”

    顾凌没办法,受不了小姑娘跟他撒娇放电,只好作罢。

    蓝烟躺的乏了,又跟顾凌撒娇,让他把病床提起来,改为靠坐着。

    口渴喝了小半杯温水,又吃了一点粥,才消停下来。

    “安安呢?”

    顾凌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还没有被养回去,就又瘦了圈的小脸,眸色隐没所有情绪。

    他伸手摸摸她的头,低声说:“被叶非墨拎回去去了。”

    叶安音不肯走,非要在医院里陪着蓝烟,等她醒了再走。

    而且叶非白也做了手术,住院了,还没有告诉家里其他人,她自然要在这里照顾。

    叶非白的麻药劲过了之后,看见她都熬红了眼,憔悴了不少,便给家里打了电话。

    叶非墨赶来医院,这才强势的把她带了回去。

    “哦……”蓝烟若有所思,“那安安和三哥之间,有没有一点进展?”

    顾凌抚着她的小脑袋,漫不经心的说:“两个人连面都没怎么见,三哥来看你,都会挑她不在的时候。”

    蓝烟:“???”

    他们两个在搞什么?

    不对,应该说,三哥他在搞什么?

    这是多好的机会!

    “我觉得,三哥在故意在躲着安安。”

    顾凌这声‘三哥’,真的是叫的越来越顺口,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

    “有几次,安安想要跟三哥说话,三哥都假装没看出她的想法,赶在她开口前,转身离开。”

    蓝烟:“……”

    等三哥过来,她一定要问问,他想干什么!

    “凌哥哥,把你的手机给我。”她自己那个,早就葬身大海,“我给安安打个电话,告诉她我醒了。”

    顾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贴心的拨出叶安音的手机号,才递给她。

    电话铃响了几声,叶安音才接听。

    “凌爷,你怎么给我打电话?”叶安音有点受宠若惊,语气十分拘谨。

    就是有点迷糊,顾凌为啥联系她?

    难道是安安醒了?

    “安安,是我。”蓝烟轻笑,“我醒了,现在状态很好,你别担心了。”

    “瑾瑾!你终于醒了!”叶安音的语气一下兴奋起来,“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医院看你!”

    “嗯,路上慢点,别着急。”蓝烟知道劝不了她,干脆也没有劝。

    “好!”

    蓝烟麻利的挂了电话,从衣帽间拿了一件毛呢大衣床上,就向外跑。

    叶妈妈一看她着急要出去,连忙叫住她,“安安,你去哪?”

    “妈,瑾瑾醒了,我过去看看她!”

    “去看瑾瑾啊,安安你等下。”叶妈妈转身向厨房走,“我炖了一点排骨玉米汤,正好熟了,你给她带一点过去。”

    “她发烧刚醒,身体正虚弱,嘴里发苦,不想吃东西,让她先喝点汤。”

    “嗯嗯,妈你多装点,我去医院,和瑾瑾一起喝。”

    叶安音没想喝,主要是,她还记着自己一个人偷偷住院的二哥。

    叶非白怕家里担心,故意说自己去出差,所以连医院里连个照顾他的人都没有。

    叶妈妈笑道:“顾大少也在那吧,我把这一锅汤都给你装上,你拿过去,你们三个一起喝好了。”

    “行!”

    打包好一锅排骨玉米汤,叶安音让司机送她去医院。

    到了医院,叶安音让司机先回家,等她想回去的时候,再给他打电话。

    一路乘坐电梯到蓝烟和叶非白住院的楼层。

    她拎着饭盒脚步轻快的向病房跑。

    地面上刚被擦过,还有水印,她走的又急,快到门口的时候,脚步一滑,身体不稳,直接向后倒。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摔个狠的时候,她跌在了一个怀抱中。

    熟悉的冷香,让她忍不住叫道:

    “蓝三哥……”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南瑾顾凌》章节( 第259章 要么同生,要么共死)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南瑾顾凌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