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怖灵异 > 驯化 > 第四点五夜与五夜交界

第四点五夜与五夜交界

热门推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com

    格洛莉娅身上也有主仆契约的烙印。

    不同于法斯宾德,她的烙印,在臀上。

    就在纤细的腰肢下面一点点,臀部偏上的部位,有着与他手背上相同的图案。

    触觉被大幅度提高的最直白后果,就是他如今描摹烙印的每一下,都能引起格洛莉娅克制不住的颤抖。

    他指尖的温度,轻轻摩擦,原本只是微妙的舒适感,在咒术的加成下,以不可思议的倍率急剧提升。

    试图欺骗神明,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邪神纵容地审视着洁白肌肤一点一点绽开红色梅花的格洛莉娅,被无法言语的愉悦折磨的她,终于在他的触碰下,流露出这种姿态。

    多美啊。

    倘若说,方才的格洛莉娅是木头,现在就是水。

    格洛莉娅躲避开,邪神强行把手指塞到她口中。先前她暗自结下和邪神的咒语纯粹是他过于自傲,在正常情况下,人类怎么可能会躲得过神明,伤害到神明。

    她被迫含着邪神的手指,清晰地感受到邪神压在她背上,他甚至连自己的衣物也没除去,隔着布料,她仍旧能感受到他的体温。

    这该死的触感提高。

    邪神终于有了丝怜悯,好心肠地帮她短暂强化身体,让她不至于被邪神所伤害“受着吧,我的女孩。”

    愉悦度和触感的提升,让格洛莉娅几欲癫狂。邪神不屑于虐杀弱小这一套,他更乐意欣赏她如宝石的眼眸中充斥着因他而起的欢愉。

    格洛莉娅试图伸手去抚摸他的手臂,然而无济于事,邪神满足喟叹“早知道你如此令我愉悦,我该早些醒来。”

    早些把她圈在身边。

    一个能够令寒冷的邪神感到快乐的人类。

    多新奇啊。

    直到凌晨。

    直到外面显露出一丝光亮。

    格洛莉娅昏昏沉沉地坐在他身上,她现在不能思考。

    外面传来脚步声,格洛莉娅无法辨别,那脚步声来自谁。

    而在这时,邪神终于坐起来。

    邪神伸手,在她小腹上轻轻一压,微笑着,低声开口“你父亲为你选中的未婚夫就在门口。”

    格洛莉娅失神地看他。

    邪神笑容残酷,漫不经心地问“可怜的小宝贝,你打算这样去见他?”

    邪神所施加的作用仍旧在继续。

    格洛莉娅的两条腿瘫软无力,虽然已经被他治愈,但即使是健康人的身体,也经不住旷夜持久的跪伏和摆弄。她嗓子已经哑了,邪神终于意识到脆弱的人类是需要喝水的,他在空中虚虚一握,捏着银质、雕刻着玫瑰与骑士的杯子,递到格洛莉娅唇边,微笑看她捧住杯子喝水。

    “流了这么多,该好好补充,”邪神在她耳侧问,“要不要见他们?”

    格洛莉娅摇头,她嗓子很痛。

    她说“我命令你让他们离开。”

    这样的话语也令她虚弱,格洛莉娅轻轻咳了一声,被邪神咬破的嘴唇上只沾了一点点水,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能抵抗住仍旧延绵不绝、令头脑发昏的感觉,开口“昨晚我们有交易,你要带我离开。”

    邪神露出宽容的笑容,他怜惜地抚摸着格洛莉娅的脸颊“可你没有说时间。”

    格洛莉娅骤然睁大双眼。

    就在此刻,外面的人掀开帘幕进来,她看着被父亲所属意的人——那个年纪轻轻就接受国王嘉奖的伯爵走进来,无所顾忌地站在床边,距离近到格洛莉娅甚至能清晰地看到伯爵眼睛中的淡紫色。

    猝不及防以这种姿态出现在他面前,热血轰地一下涌上脸颊,格洛莉娅试图扯过衣服遮盖身体,腰部却被身后男人用力按住。

    然而伯爵像是没有看到眼前这幅景象,他专注地看着床上的虚无处。安静伫立五秒后,又悄声离开。

    被邪神肆无忌惮咬住脖颈的格洛莉娅顿时醒悟。

    不知道此刻正侵犯她的男人用了是那么办法,将两个空间隔离开,外面的人完全看不到他们两人、也听不到声音。

    也是。

    不然,昨夜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放在平常,一定会惊醒侍女啊。

    邪神抱着脸色苍白的格洛莉娅,他身躯过于高大,一些属于邪神的特征也不再遮掩,譬如光洁背部的黑色羽毛,渐渐生长。

    高大的男人将格洛莉娅搂在怀中,确定她不会吐出的同时,难得流露出一丝善心,将自己的尾巴递到她掌心,声线低沉纵容,像是在哄摔倒后跌破了皮的孩子“给你玩这个。”

    格洛莉娅身体颤抖,她低头,终于看清楚邪神递到她手中的东西。

    一根长长的、黑色的、闪着危险黑色光芒的尾巴。像豹子,又像是老虎,格洛莉娅没有亲眼见识过这些动物,只从图像上推测像这些生物,顶端却是膨大、毛茸茸的。

    啊,比起来动物,这根尾巴,似乎更接近传说中的恶魔。

    尾巴是热乎乎的,有着和猫猫狗狗等小动物差不多的质感,格洛莉娅喘着气,将尾巴握在掌中,邪神仍旧一手按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撩开她背后凌乱的发,在她脖颈上留下呼吸粗重的一个吻。

    格洛莉娅听说过传说,尾巴是恶魔的弱点,也是最为敏感脆弱的地方。

    可她不知道,眼前的守护灵,作为一个堕落的神明,本质上和恶魔区别也差不了太多。

    在格洛莉娅终于耗尽体力,疲惫闭上双眼的时候,听见他的声音“小可怜,希望你能吸取教训。”

    大手盖在格洛莉娅脸颊上,他沉沉一笑“第二次了,格洛莉娅,我只原谅你两次。”

    “别再试图骗我。”

    在那颠倒的一夜过后,格洛莉娅足足两周没有出远门。

    期间只见了父亲准备将她当礼物献给的下一个人——一位年轻的伯爵,他有着与公爵不同的清澈眼睛,以及良好的行为举止。

    那位年迈的公爵在被咬伤后重病不治而亡,父亲如意算盘破裂,不得不另做打算,想要将格洛莉娅再度寻个“下家”。在这个时候,主动上门拜访,想要求娶格洛莉娅的伯爵自然受到隆重接待。

    但格洛莉娅绝不会轻率地将希望寄托给一个男人。

    单单是一个恶魔,已经足够令她吃苦头了。

    地狱恶犬怜悯地劝说过格洛莉娅多次,内容大同小异,不外乎建议她向邪神低头。

    格洛莉娅没有给予他更多回应,每每谈到此类话题,都会立刻转移。

    邪神留下的东西让格洛莉娅十分不适,她的身体糟糕到稍微跑快一点就会胸闷难受,从诞生后到现在没有做过剧烈运动,虽说邪神有所怜悯,但术法消失后的身体,仍旧要遭受着隐隐疼痛。

    除此之外,格洛莉娅还需要和同父异母的几个妹妹一同参加祷告与礼拜,但在忏悔室中,格洛莉娅往往都是沉默的。

    她并不认为忏悔真的能减轻人的罪恶。

    但今天的忏悔室有所不同,她刚刚走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莫莉嬷嬷的声音“我可怜的孩子,你怎么犯下这样的错。”

    莫莉嬷嬷的声音苍老而悲凉,格洛莉娅怔了一瞬,压低声音“什么?”

    “你身上有恶魔的味道,”莫莉嬷嬷说,“我能嗅的出来……格洛莉娅,你怎么能和恶魔交、媾?”

    格洛莉娅瞬间想到那天清晨,邪神亲自放在她手中的尾巴。

    那个和传说中恶魔相似的尾巴。

    莫莉嬷嬷咳了几声,她曾经是格洛莉娅母亲的奶妈,后来又照顾了格洛莉娅长大。老人家总会有许许多多的秘密无法言说,她见过将格洛莉娅母亲蛊惑到死亡之路的恶魔,不忍心让格洛莉娅再度走上这条道路。

    她们体质,本就容易招惹恶魔。

    “人类和恶魔交,欢,只会缩短寿命,”莫莉嬷嬷说,“孩子,你母亲的墓碑下有她留给你的东西,将它插入恶魔的胸膛,就能消灭掉他……”

    “恶魔没有丝毫感情,他们看待人类,和我们看待蝼蚁没有区别。”

    “为了你的生命和健康,你必须杀掉他。”

    ……

    忏悔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容易引起怀疑。

    格洛莉娅在三分钟后离开忏悔室。

    她戴着一顶有着鲜花装饰的丝质帽子,犹豫五秒后,她仍旧去了埋葬母亲的小花园。

    在莫莉嬷嬷的指引下,格洛莉娅藏起一枚小小的、银质的十字架。

    传说中能够杀死恶魔的武器,竟然如此小巧玲珑。

    父亲急切要将格洛莉娅嫁出去,晚上再度邀请了那位伯爵上门拜访。格洛莉娅对他没有什么恶意,也没有过多好感,只与他跳了一曲舞。

    跳完之后,格洛莉娅忍受不了空气之中的香水气息——据说今天参与舞会的不少守旧派仍旧秉承着不洗澡的传统,她甚至能看到那些人假发上的虱子和脸颊上、粉遮盖下的斑疤,那种据说私生活混乱而染上的脏病,从昏暗街边的站街人身上开始,如今悄然在这些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贵族之间流传开。

    她随意找了个借口离开,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却在幽静的花丛下,看到了正在深情接吻的一对男女。

    正是方才深情向她求婚的伯爵和她的幼妹。

    格洛莉娅不想戳穿他们,可惜她旁侧的侍女已经爆发出尖叫,引来了外人。这场偶然的偷情就这么被捅到明面上,格洛莉娅无奈地看着那对男女流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在伯爵企图向她解释的时候,格洛莉娅微微一避“你还是对我父亲说吧。”

    她并不在乎这些。

    可惜,她的无所谓在伯爵眼中成为了不满和抗拒。

    伯爵笑容消失。

    等父亲匆匆赶来的时候,伯爵与他说了几句,父亲的脸色从阴逐渐转晴,看向格洛莉娅的眼神别有深意。

    格洛莉娅很快知道了父亲打算做什么。

    他不介意姐妹共事一夫这种事情,为了前途和名望,这个利欲熏心的男人连自己妻子都能送与他人,更何况是格洛莉娅和一个无足轻重的女儿。

    当天晚上,格洛莉娅就被伯爵要求检查身体。

    确切地说,是以检查为名的侵犯。

    防止她反抗而弄伤尊贵的伯爵,格洛莉娅的双手和双腿都被哑巴侍女按住。父亲就守在门外,而伯爵,看到格洛莉娅脖颈上未消的红痕后,露出一声痛苦的叹息“你果真已经被人采撷过了。”

    格洛莉娅没办法说话,她的嘴巴里被塞满了手帕,甚至无法说出召唤的咒语。

    伯爵已经走到她的身前,伸手摸着她的脸颊,笑容冷漠“听说你们家族的人,无论男女,那方面都能令人掉魂……真还是假?”

    格洛莉娅憎恶地看着他。

    她再度厌倦自己这个基因缺陷、无法反抗的身体。

    厌恶自己所身处的时代,人人虚伪,假模假样,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伯爵已经在解格洛莉娅的衣服。

    这样繁复的裙子,他动作熟练。

    在格洛莉娅思考如何能杀掉眼前人的时候,一双大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小可怜,别看。”

    伴随着熟悉的低沉男声,格洛莉娅闻到了浓厚的血腥味。

    她没有看到的是,伯爵触碰她脸颊的整条手臂断裂成三块,像是虚空中被大刀砍断。他凄厉地尖叫一声,捂着鲜血喷涌的断臂处踉跄后退,惊恐地看着忽然出现在格洛莉娅身后的男人。

    方才按住格洛莉娅的侍女已经倒在地上,两名强行带来格洛莉娅的守卫身首异处,鲜血浸透地毯,溅满墙壁。

    伯爵的尖叫声引来外面的注意,父亲和守卫破门而入,首先看到的,就是布满了鲜血的房间。

    以及恶魔和少女。

    一身黑衣,张开了巨大的、布满黑色羽毛的翅膀,英俊而强大的男人肤色冷白如霜雪,将格洛莉娅温柔抱在怀中,另一只手遮住她的眼睛,避免她看到如今房间中的鲜血和残破肢体。

    格洛莉娅在颤抖。

    所有人都以为恶魔要吃掉这个娇弱的贵族少女。

    包括地上生命急速流逝的伯爵。

    邪神没有看那些企图将武器对准他的人类,反倒是低头,看着格洛莉娅因为过度恐惧而血色尽失的唇。

    众目睽睽,邪神怜悯地将自己的尾巴主动搭在她手掌心,教她握住,用来缓解她的恐惧。

    “乖孩子,”邪神说,“我允许你揉揉它。”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30122:41:12~2021030223:39: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care、木子的歪方、蘑菇蛋、42253082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汪汪得负30瓶;224594065瓶;356889851瓶;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驯化》章节( 第四点五夜与五夜交界)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驯化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