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华年时代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闺女更好看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闺女更好看

热门推荐: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冰冷少帅荒唐妻邪王嗜宠鬼医狂妃豪婿韩三千超级王者仙帝归来混花都透视神级狂兵陆山河江月蓝豪门女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com

    “这姑娘精力真旺盛啊!”在陈新家中,陈新妈看着院子里忙碌的丁芳菲,对陈新爸说:“我都快被她把眼睛给晃花了。”

    丁芳菲正拿着水管冲洗鸡场的粪便。

    水泥地面的鸡屎打扫干净之后,用水一冲干净得发亮。

    臭味好象也淡了许多。

    丁芳菲的手被冷水冻得发红,便凑在嘴边用热气大声呵着。

    鸡在咕咕叫。

    她时不时发出低低的笑声,应该是想起了美好的事吧?

    陈新爸爸:“小丁不知道在高兴什么,笑个不停。”

    “心中有了人,又快见面,肯定高兴啊。”

    “对的,当年你第一次到我家,也是不住笑,让人怀疑自己媒人是不是在整我,给我介绍了一个憨女子。”

    “你就是憨子。”陈新妈瞪了丈夫一眼:“我还真是傻,以为嫁给你就能过好日子,把我高兴得。结果笑不了几天就想哭,你家穷,父母需要赡养,还有个好吃懒做的兄弟,我算是被你给毁了。你说,我这几十年敞开笑过吗?”

    “这……这话怎么说的。”陈新爸很尴尬:“走,下地割点菜叶子回来喂鸡。”

    天气虽然冷下去,但下午正是人一天中精神最差的时候。

    农村人虽然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两老还是靠在床头迷瞪了片刻。

    至于其他三个来帮手的人,龚七爷,独手子都是一把年纪,自家还有活儿,来这里晃了一圈都走了。红脸蛋索性下午就没来,听说在家里打游戏。

    实际上,养鸡场下午还有事,而且不少。

    蛋鸡早晚各喂食一次,定时定量,除了喂饲料,还得喂菜叶子补充维生素。

    老两口拿了镰刀背了背兜要走,丁芳菲:“爸爸,妈,我也去,我想去看看咱们家的地。对了,地大不,出货吗?”

    所谓出货,就是能不能种出庄稼,产量如何。

    说起土地,陈新爸爸可就得意了,回答道,家里有二亩二水田,两亩菜地,三代人侍弄下来,肥得很。当年咱们家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红火,闺女,你别去,这农活可不是你们年轻人干的。年轻人,还是得去城里上班。

    丁芳菲说家里养了这么多鸡怎么走得了,再说,二老年纪也大,干不了几年了,以后不还得我杠起来?

    正说着话,一个村民从他们旁边经过。

    便道:“你好,我是陈新婆娘,你叫我小丁。”

    她倒不认生。

    那村民惊讶地叫了一声,喊:“丁姑儿。”

    丁芳菲掩嘴偷笑。

    陈新妈问:“闺女你笑什么?”

    丁芳菲:“你们w市对女人的叫法真奇怪,见人就喊姑儿。如果姓汤,还真不好称呼。”

    “汤姑儿,汤姑儿。”陈新妈念了两句,也扑哧一声:“我是外县嫁来的,当年也有点不习惯。”

    原来,本地土话“姑儿”“锅儿”不分。如果哪个女子姓汤,岂不是要被人喊成汤锅?

    老两口笑了好一气,心中突然感慨:新狗这些年运气不好,离了婚,孩子也跟了前妻。他心情不好,一天都说不了几句话,死气沉沉的。小丁这一来,屋里热闹起来,热闹真好啊!

    丁芳菲是个大方的人,见人就问好,见人就自我介绍。

    很快,整个村的人都知道陈新的对象来了,要在这里住上一阵子。

    是的,姑娘年纪是有点大了,好象二十七岁吧。但长得真好好看,关键是干活厉害。

    你看人家提着镰刀在菜地里那动作,麻利得很,风风火火的。

    一个家将来的日子过得如何,还真的看媳妇儿能干不能干。

    陈新未来的老婆家里屋外是把能手,只要这鸡一养成,就翻身了。

    红石村的地出货,陈新家的菜种得好。只可惜路途遥远,实在远不出去。种得多了,自家也吃不完。所以,满地的蔬菜都抽了薹,长出茂盛的老叶子。

    三人割了一背篼菜回家,就用大片儿刀切碎,准备与沙子一起和在饲料里晚上用来喂鸡。

    正切着,丁芳菲突然“呀”一声。

    这一声来得突然,就连躺在屋檐下长凳上睡觉的陈长青也被惊醒。

    陈新妈:“闺女,怎么了,是不是切着手了。”

    “不是,我干了一天活,手变粗了。”丁芳菲有点苦恼:“爸,妈,要不我不干了,先去抹点护手霜。手如果变粗,不好看的。”

    陈新妈:“快别干了,这里有我们呢!”

    陈长青被人打搅了睡眠,嘀咕一声:“多大点事,一惊一咋的。”翻了个身,再次闭眼。

    丁芳菲拿了一个破布垫子盖他身上:“三叔,别凉了。”

    陈新妈骂道:“闺女,别理他。他就是属狗的,大冷天在墙角缩一晚上都死不了。”

    丁芳菲:“那是以前,三叔不是年纪大了吗?”

    陈长青含糊地说了一句:“还是我闺女对我好。”

    陈新妈恼了:“什么你闺女,是我闺女。老三你对我家做了那么多龌龊事,别指望咱闺女替你养老。”

    “你紧张个甚,我又不跟你抢闺女。”陈长青:“陈新将来会管我的。”

    进屋抹了护手霜之后,丁芳菲“呀”一声跳到陈新妈面前:“当当当当……妈,快看,快看。”

    她把双手举到陈新妈面前,嘻嘻笑问:“好看不?”

    她戴了一双嫩黄色的橡胶手套,映得一张小脸肤白如雪。

    陈新妈笑弯了眉眼:“好看,手套好看,我闺女更好看。”

    正说着话,有摩托车的引擎传来,接着是陈新的声音:“爸,妈,我回来了。”

    一刹间,丁芳菲不笑了,神色显得紧张。

    陈新妈:“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陈新有点丧气的样子,架好摩托车:“厂里生意不好,这个月就没有什么活儿,工资估计要砍一半。哎……还好再过得一阵子咱们家的鸡场就要产蛋,倒也能维持下去。”

    &

    nbsp;“新哥。”丁芳菲走上去,低眉顺眼:“骑了这么远的路,累了吧?喝茶不,我已经给你泡好了,要加热水呢,还是将就凉的喝?”

    “啊……你……”陈新看到她,顿时僵住。

    上次去虎水县丁桥相亲,他也就是敷衍了事。

    虽然小丁真的好可爱,自己内心中也是很喜欢这个姑娘的。

    无奈家里就这情况,鸡能不能养成,将来的行情如何两说。到现在,欠林路涛的饲料钱一日多于一日,已经积累成一笔天文数字,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如果和人交往,那不是害了她吗?

    而且,陈新一直想的就是把鸡养成,赚了前挽回自己和前妻那一段感情,一家三口重新聚在一起。

    前妻不是喊穷吗,只要我成功了,干上两年,给她买房买车,送孩子进贵族学校,她自然就会回来了。

    却不想,丁芳菲真的看上自己。

    下来以后不停联络他。

    自己还能怎么呢,只能不理不睬。

    现在丁芳菲竟然直接找上门来,陈新心中有愧,竟是懵了。

    他是个老实人,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便下意识地转身想逃。

    突然,丁芳菲叫了一声:“三叔!”

    “来了!”陈长青瞬间醒来,以他这个年纪不常见的敏捷冲来,一把将他抱住:“哪里逃,你媳妇都来,你还能逃哪里去,老实点!”

    陈新如果跑了,这桩婚事如果黄了,媒钱就得退给人家,那不是要命吗?

    陈长青先前已经和丁芳菲达成了默契,只要能够促成此事,将来说不定还有好处。

    至于陈新家是否能够拿出三十万彩礼,将来的日子是否过得水深火热,他可管不着。

    “跑跑跑,你敢跑,打断你的腿!”陈新爸爸大骂。

    陈新妈上前一把揪住儿子的耳朵:“新狗,人家小丁第一次来咱们家,你不但不热情接待,还想跑,你这是待客之道吗?今天你敢走出家门一步,我没你这个儿。”

    陈长青附和:“对,不认这个儿子。”

    陈新更蒙:怎么全家人都向着丁芳菲?

    丁芳菲又是一声尖叫:“妈,别揪耳朵,疼疼疼,疼死了!”

    陈新妈被她叫得手一颤,心道:我揪我儿子,你怎么还喊痛了?

    丁芳菲一把抓住陈新,笑嘻嘻:“新哥吃饭了,吃饭了。”

    陈新:“丁芳菲,我实在没办法娶你,我没钱给彩礼。”

    丁芳菲:“没钱也得吃饭呀,喝酒不。”

    “你这是何苦?”

    丁芳菲:“我切了卤肉,里面需不需要和葱花、辣椒油和蒜苗?”

    陈长青:“我口味重,和一点吧。”

    “那好。”

    陈新爸爸:“我去地里扯点蒜苗。”

    转过头,陈新的爸爸和妈妈都是一脸黯然。他们是真的喜欢丁芳菲,可那是三十万的彩礼啊!

    所有人都当陈新是隐形。

    你陈新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用处,将来娶丁芳菲的事情父母和三叔替你做主了。

    倒是丁芳菲不停给他夹菜:“新哥少喝点酒,多吃菜。等下还得喂鸡,吃饱了才有力气。这炒田螺很好吃的,我用牙签把肉给你挑出来。”

    “新哥,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是不是菜辣了,我给你拧条毛巾。”

    喂鸡是个体力活,又烦琐。

    五千多只鸡,每只鸡每顿吃二两饲料,加一起就是一千斤,手推车要推二十车,还得一一添进食槽中。

    要在一个小时之内喂完。

    吃过饭,全家上阵。

    丁芳菲戴着橡胶手套亦步亦趋在陈新身边帮忙,口中说个不停。

    “新哥,这鸡还有二十来天就要下蛋了,得喂得仔细点。”

    “新哥,下蛋卖钱之后你想干什么。”

    陈新:“是鸡下蛋,又不是我。”

    “咦,这里有只公鸡。”

    “买种苗的时候没注意,混进来一只,过段时间杀了吃肉。”

    “别杀,杀了母鸡们会寂寞的。哎,你想啊,五千多女的,看不到一个男的。如果换成是人,多寂寞啊!就好象我不能没有你,没你,多没意思。”

    陈新:“鸡又不是人。”

    丁芳菲:“新哥,你看这只公鸡又五千多个老婆,简直就是个花花公子。新哥,你以后有钱了可不能当花花公子。”

    陈新:“我又不是鸡/”

    “新哥,你是不是觉得我话多,很烦?”

    “我觉得我这人个更烦。”陈新:“我是个不争气的人,让父母烦了一辈,让……”

    他想起前妻和儿,心中突地一痛。

    丁芳菲这回来得仓促,陈新家也没有什么准备,房间也没收拾出来。

    陈新只得抱了被子去三叔家挤一晚上。

    月亮很大,但丁芳菲还是打开手机的电筒给他照路。

    “新哥,我知道你还不肯接受我,但我有信心你会喜欢我的。我这次来了,会呆很长一段时间。”

    陈新低头走着:“喜欢就多玩几天,就是我家条件不好。说句实在话,菜里已经几个月没有油水,怕你受不了这苦。你是客人,我们可接待不了。”

    “没啥,就当减肥咯。”丁芳菲:“新哥,你白天要上班,以后晚上喂鸡的事就交给我吧。”

    “可是,我们真不可能的呀。”陈新低低叹息:“我心里装了别人,再容不下其他。”

    “可是你身体里有我的血,我身体里也有你的血啊!”丁芳菲举起左手,手掌中有一条淡淡的伤痕:“我们是一体的。”

    想起那天的情形,陈新不觉痴了。

    月光更大,山村里起了雾。白色的水气在弥漫。

    微风吹来,秋草披拂,沙沙如雨。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爱比死寒冷/几回春失心的爱情/土吃草帝王在侧:溺宠暗夜小妖妃/临冬飘雪忆往忆悲伤/不忆语王爷娇宠:丑颜王妃不平凡/莲香雪飘国民影后:老公,玩亲亲/小马吉祥恋上校草的吻/扬扬宠溺无限:呆萌丫头,亲一个/糖果不是甜的婚婚欲睡:女人,吃你上瘾/无玥公子华年时代/衣山尽捡属性武道/一梦几千秋娱乐第一天王/沙默
《华年时代》章节(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闺女更好看)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华年时代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