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竞技 > 嫁春色 > 第二百二十四章:拆台

第二百二十四章:拆台

热门推荐:网游之最强传说地球无敌仙帝透视神级狂兵重生都市弃少双生迷境超级全能巨星灵魂逃生诸天事务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com

    第224章拆台

    温桃蹊小脸儿别开,一巴掌打在他手背上:“你要脸吗?”

    她是赌着气啐骂他的,带着娇嗔。

    陆景明不怒反笑,似乎对她这态度和反应受用极了。

    她听见他浅浅的笑声,忍不住又要回头看他,等他一张笑脸入了眼,温桃蹊抿紧了唇角,拉下眼皮来:“骂你呢,还笑?真是没见过脸皮像你这么厚的人!”

    “这话你从前就说过——我脸皮厚,我不要脸,”陆景明高高的挑眉,欺身上前小半步,又为着身量高,高出她大半头,不得不弯下腰来,“我不是说了吗?要脸有什么用?为了一亲芳泽,自然是要不要脸些的。”

    他这耍无赖的架势,还有那分明调侃的言语,像极了昨夜梦中那个陆景明……

    “你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

    “省省力气,咱们还有一夜春光,且有得你累。”

    “为了一亲芳泽,自然是要不要脸些的。”

    温桃蹊咬着牙,一跺脚,甩开他就往前走。

    陆景明巴巴的跟上去,谄媚讨好:“真的生气了?”

    她恨恨的在兔子另一只耳朵上咬下一大口,又恶狠狠地瞪他。

    陆景明一只手捂着脖子,只觉得脖颈间一疼。

    她咬的是手上的糖兔子,他看着却像是想咬死他一样。

    白翘和连翘跟在他们身后,两个丫头对视一眼,下意识想往前凑一凑。

    陆掌柜对她们姑娘的心意,再没人不知道了,可是这青天白日的,这么着,也不成体统呀。

    明礼哪里会叫她们凑上去捣乱,在两个丫头身形刚动时,就一把把人给拦住了:“主子们说话,哪里有我们凑上去的份儿,两位姐姐说是不是?”

    白翘横过去一眼,连翘按住她:“那也要看主子们是说什么话,不正经的话,怎么不能凑上去?我们跟着姑娘出门,就得护着姑娘,不然给二爷知道了,还不扒了我们两个的皮吗?明礼小哥,你没伺候过姑娘,怕对这样的事又司空见惯的,是以不晓得这其中厉害吧?”

    这丫头好生厉害的一张嘴。

    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头。

    三姑娘要是发了性,挤兑起人,那也是个不饶人的主儿,连翘这丫头真是学了十成十。

    偏偏这是三姑娘屋里贴身伺候的大丫头,明礼可不敢把人给得罪了。

    将来三姑娘嫁给了他主子,做了当家主母,他把连翘得罪了,还不有他受的。

    是以明礼陪着笑脸:“看连翘姐姐这话说的,谁司空见惯了,我可是正正经经给主子做长随的,从来不厮混胡闹,没见过这样的事儿。”

    连翘哼了声,懒得理他,绕过他就想上前。

    明礼又不敢真的上手去攀扯她,只好仍旧拦着路:“姐姐别呀。”

    连翘虎着脸:“青天白日的,就动手动脚,你还敢拦我?等回了客栈,且等我告诉我们二爷去。”

    明礼心说平日见这连翘也是个机灵的姑娘,今儿怎么这么不开窍呢?

    三姑娘是几次闪躲不假,但到底没有真的恼了主子,那方才的情形,不就是主子和三姑娘蜜里调油吗?

    主子们自个儿乐在其中呢,要连翘多管闲事,替主子周全什么?

    可他哪里知道,那分明就是温长玄专门吩咐过,不许陆景明过分接近温桃蹊的。

    连翘对于陆景明的心意,是替自己姑娘高兴的,可架不住家里的哥儿要为难人呀。

    她做丫头的,又不敢不听话。

    明礼始终都拦着路不让她过,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这么多人,她又不能跟明礼拉拉扯扯,于是一跺脚:“让不让开?”

    还真是像极了三姑娘。

    正赶巧温桃蹊回头叫她,一眼瞧见她和明礼在那儿你拦我挡的,这丫头面上又红扑扑,温桃蹊心下咯噔一声,连翘和明礼?

    她揉了一把眼睛,想要再确定一番。

    陆景明揉了她头顶一把:“丫头们的事情,你不是也要插手吧?”

    温桃蹊:“?”

    陆景明面上挂着淡淡笑意:“明礼从小就跟着我伺候的,人品是没得挑,我可以跟你保证的,将来一定不会亏待了他媳妇儿,连翘要真是看上了他,你做主子的,总不好拦着不许吧?”

    这都哪儿跟哪儿?

    连翘和明礼拢共也没见过几次吧?

    还不都是陆景明痴缠上她,才能见着面,却也没见他两个私下里说过话。

    连翘那头好不容易打发了明礼,追到前头来,人都没站定呢,就把陆景明这一番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丫头浑身一震:“陆掌柜怎么拿这话打趣我呢?”

    她小脸儿一垮,伸手去扯温桃蹊:“姑娘,我没有,我是想来跟着姑娘,怕姑娘要东西,我和白翘都不在,姑娘不称意,可是明礼拦着我,我才跟他多说了几句,什么看上不看上的,我没有呀!”

    她像是有些急了。

    说来也是呢。

    连翘和白翘也是打小就进了小雅院伺候的,今年也不过十来岁,都是孩子家,小姑娘有羞怯,听了这种话,怎么能不急?

    面前站着的要不是陆景明,连翘怕都能急红了眼要打人。

    温桃蹊便知道方才是自己看错了,可陆景明总不能吧?

    他既不能,那就是故意的。

    乱点鸳鸯谱?

    这混蛋。

    她身边的丫头,就非要配给他身边的人不成?

    温桃蹊冷着脸:“你少胡说八道的,连翘是女孩儿,又是我屋里的大丫头,你再敢红口白牙的毁她清誉,我跟你没完。”

    陆景明自己也委屈呢。

    他刚才也是瞧着,这丫头跟明礼拉拉扯扯,纠缠不清,小动作一大堆,面上又红扑扑,而明礼又一派想动手不敢动手的模样,他看在眼里,当然想岔了。

    倒叫小姑娘误会他。

    陆景明黑着脸,正好明礼慢吞吞的凑到前面来,他声儿一沉:“越来越没规矩,出门在外,跟姑娘家拉扯什么?简直放肆!”

    明礼:“?”

    他又做错什么了?

    他拦着连翘和白翘,不是为了给自家主子方便吗?

    他什么时候拉扯姑娘了——就因为是姑娘,他不敢上手,才左右为难呢。

    他也忒倒霉了点儿,这样也要挨主子的骂吗?

    明礼脑袋一沉,低垂下去:“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不管错没错,主子开口骂了,那就得是他错了,先认错,准没坏处。

    明礼知道他委屈,就拍了拍他肩膀:“态度不错,下不为例。”

    温桃蹊和连翘主仆两个面面相觑。

    陆掌柜真是个奇人啊。

    连翘都不由打心眼儿里可怜起明礼来。

    分明是他主子自己要乱说话,叫她姑娘挤兑了,就算在他头上,可怜,实在是可怜。

    于是丫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垂头丧气的明礼,眼底还隐有笑意。

    温桃蹊正好瞧见……这丫头别是不好意思,不承认吧?这副神情姿态……

    正说话的工夫,天香居就到了。

    陆景明年少时也算是天香居的常客。

    杭州美景与扬州又不大相同,他生在扬州,长在扬州,等年纪稍大一些,在家里总被父兄责骂说教,不愿意在家里待着,就总寻了由头,到杭州胡家来小住。

    少年人意气风发,都有些纨绔做派,别说他,就连胡家一众兄弟,那时候,也是如此的。

    表兄弟几个聚在一起,成日里就只晓得吃喝玩乐,把这杭州的美食美酒,都吃了个遍,到最后,还是觉得,天香居更胜一筹。

    往后几年,就算是在天香居扎了根了。

    天香居的小伙计换了一茬又一茬,可坐镇的掌柜却还是当年的那一个。

    昨日陆景明来赴谢喻白的宴,他人不在,后来听楼里的小伙计说起来,才知道昨儿陆景明来过。

    今日陆景明一进门,赵掌柜远远地就瞧见了,笑着就迎到了门口去:“可有年头没见着陆二公子了,昨儿你来,我不在,听小伙计说起来,还把他骂了一顿,二公子既来了,怎么也要送你一桌席面才行,赶巧,今儿就又来了。”

    他昨天就来过?他一个人来酒楼吃饭?

    温桃蹊抬眼看他,多了些打量。

    陆景明笑着叫赵掌柜:“太客气了,我这回也是有生意要谈,才来杭州一趟,现在年纪大了,可不能像小时候那样胡闹,成天恨不得泡在你的天香居不走,这席面也不必送了,我今儿也是请人吃饭。”

    赵掌柜正要再客气几句时,敏锐的捕捉到了陆景明眼底一闪而过的敷衍。

    都说陆家二公子出息能干,是个八面玲珑的圆滑人物,他的敷衍,会叫自己看见?

    赵掌柜可不觉得是自己人精,精过了陆景明。

    他能看见,那就一定是陆景明想叫他看见。

    是以后话一概都不再提,也是此时才又多看温桃蹊一眼去。

    这样漂亮的小姑娘,一进门,他就瞧见了的,只是这姑娘跟在陆景明身边,又脸儿生的很,显然不是杭州人,他不敢造次冒犯,自然不敢多看。

    陆景明一抬手,大掌落在赵掌柜肩头:“看什么呢?”

    “自然是看你身边温三姑娘的风采。”

    这话当然不是赵掌柜说的,他也不敢说。

    明朗的声音从二楼飘然传下来,声线干干净净的,听着倒很舒服。

    这声音,陆景明再熟悉不过,于温桃蹊,却是极陌生的。

    二人同时抬头看去,身姿挺拔的年轻郎君,身后还跟着个垂头丧气的胡盈袖。

    温桃蹊思绪飞快的转几转。

    胡盈袖难得有老实下来的时候,她听林蘅说,胡盈袖是家中幺女,从她爹娘,到她兄姊,没有不宠她的,可宠爱归宠爱,在管教这事儿上,她却莫名的很怕她的庶长兄。

    这么看来,那便是胡嘉言了。

    这事儿说来古怪。

    胡家门第不算低,庶出的孩子照说没地位,族中的长辈们都未必认的。

    但胡盈袖这位庶长兄,用林蘅的话来说,却是个例外。

    年轻,能干,长的也好看,是个仪表堂堂,气度不凡的郎君。

    他亲娘是胡老爷远房一个表妹,说是姓柳,当年死了爹娘来投奔的。

    赶巧那时候胡夫人入府三年无所出,又见柳姨娘娇滴滴的,说话都不敢大声儿,实则是个好相处……说得难听些,是个软弱可欺,不怕她在内宅兴风作浪的,这便自个儿找上老太太,做了主,给胡老爷纳了妾。

    这样一来,既成全了她贤惠的名儿,柳姨娘的投奔,胡老爷也有了名头把人收留。

    柳姨娘入府的第二年,就生下了胡嘉言。

    但她身子骨不好,底子太差了,生下孩子后气血两亏,养了半年,还是去了。

    胡夫人本就不是个刁钻古怪的人,一时又可怜柳姨娘的际遇,又可怜孩子才半岁就没了亲娘,便跟胡老爷商量着,把胡嘉言记在了自己名下。

    而成婚四年都不曾有孕的胡夫人,在把胡嘉言抱到跟前后的第三个月,就怀上了。

    胡夫人打那之后,更对他另眼看待,哪怕是亲生儿子落了地,也对他视如己出,甚至是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还要好三分。

    也正因如此,胡家底下的几个孩子,虽晓得这位长兄是庶出,却仍十分敬重。

    她思绪停顿住,人已经信步到了他们面前。

    陆景明眼角抽了抽:“大表哥。”

    看来不光是胡家的兄弟姊妹对胡嘉言很敬重,就连陆景明,对他也相当客气。

    胡嘉言嗯了声,视线在温桃蹊身上多做了停留:“温三姑娘,盈袖提起你好多次,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品香识玉,无不知晓,是个很能干,也很出色的姑娘,所以她才赖在你旁边,连家也不愿意回。盈袖是个爱胡闹的性子,恐怕一路上,给三姑娘添麻烦了。”

    他客客气气的,嗓音也温润,总之他一开口,叫人五脏六腑都伏帖了。

    只是这话……

    温桃蹊咬紧了牙关。

    她十分确定,胡盈袖脑子有问题,跟陆景明一脉相承的,都有问题!

    她什么时候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人了?

    什么时候出色能干到胡盈袖口中所说的地步了?

    胡盈袖别是跑出来玩,被她大哥当场抓包,随口编了瞎话,却拿她来打这个圆场吧?

    温桃蹊眼角也抽了抽:“盈袖是这么夸我的吗?”

    她尴尬的笑着,转而去看胡盈袖:“在歙州的时候,你不是说,我琴不成调,棋不成局,笔墨丹青皆不入你眼,唯独也就品香的本事还稍稍拿得出手些,可我们温家又是调香制香的世家,是以这本事,也算不得什么本事吗?”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我有一个鼎/三月来客四爷是棵摇钱树/兰朵朵九灵九泠/恶人浅塘总裁不甜不要钱/罗伊人浮生墓/花间逗猫人镇仙髓/年迈的鲨鱼网游之荒废国度/猫粮太贵了诸天第一美味/阿懒大人天成灵愿/房磊嫁春色/春梦关情妖草的证道之路/剑鸣空邪君追妻之神医太子哪里逃/软弱不可欺
《嫁春色》章节( 第二百二十四章:拆台)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嫁春色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