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竞技 > 嫁春色 > 第一百八十五章:吓唬我

第一百八十五章:吓唬我

热门推荐:网游之最强传说地球无敌仙帝透视神级狂兵重生都市弃少双生迷境超级全能巨星灵魂逃生诸天事务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com

    第186章吓唬我

    李清乐一听这话脸算是黑透了。

    她心疼这丫头是真的,但这丫头怎么满口的胡说八道!

    “你说你不嫁人,我先不急着骂你,横竖你心里总怕这个,怕那个的,再说了,你本来也才十四,母亲先前也说了,想把你在身边多留两年,也舍不得你早早的出嫁。”李清乐声音清冷下来,撒开了握着她的手,横眉冷目的,“可你这满嘴胡言乱语都说什么混账话呢?什么家里容不下你,什么青灯古佛,什么旁的于你都不重要?”

    她气的胸膛起伏不定:“这话你敢去同母亲讲吗?”

    她在禅椅的扶手上重重拍了一把:“我是温家的媳妇,是宗妇,将来内宅中,我便是当家主母,桃蹊,我何曾亏待过你?你如今这样说话,岂不是说,等有一天,母亲年迈了,看顾不了你了,我这个做嫂嫂的,就容不得你了,要撺掇着你大哥,把你赶出家门去?”

    温桃蹊看这是真的动了气的,一想自己的确是言辞不当,说错了话,偏偏如今李清乐有了身子的人,是阴晴不定的性子。

    前世她怀孩子那会儿,也是这样的情形。

    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脾气说来就来了。

    她苦着脸,忙就把李清乐的手给攥住了:“大嫂仔细手疼,你这怀着孩子,可不能这样子动怒,再伤了身,大哥真要扒了我的皮了!”

    李清乐猛然往外抽手:“你不要跟我打岔兜圈子,你老实说,到底想干什么!”

    温桃蹊这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大嫂也很清楚,她绝对不是那个意思。

    但她这会儿失控了,就是要发脾气,谁也拿她没办法的。

    温桃蹊只能赔着笑脸:“大嫂,你消消气行不行?要不然你打我一顿吧,我说错了话,就该挨打。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就是……那不是话赶话,说到那儿了吗?但说真的,我也没想干什么,就是,就是一点儿没想过嫁人的事儿。本来我就没在这上头放心思,后来你又嫁进来,现在还怀了孩子,再过几个月,我添个小侄子,我更觉得,窝在自己家里,才是最快乐事儿了,何必要出去跟人家勾心斗角的,成天提防这个,提防那个,在家里最痛快松泛,我就当个长不大的孩子,领着兄嫂们的孩子玩闹。”

    李清乐鬓边青筋凸起,冷眼看她。

    事实上,她不是要动怒的。

    无非是桃蹊越说越不成样子,她也委实有些害怕。

    这死丫头连出家的念头都动过了,这怎么不吓人呢?

    参佛悟道,桃蹊要是哪一天陷进去,再想回头,可就不成了。

    她非得借着这个机会,发作起来,狠狠地断了这丫头的念想不行!

    于是她只管冷着脸,分毫不松动,像是听不进去温桃蹊的话:“你少油嘴滑舌的拿这些话来哄我,我也不是三岁的孩子,是那样好哄骗的。我可告诉你,今天这事儿,没完的——你便不是那个意思,话也是你说出口的,实在不成,咱们找母亲去,我倒非要叫母亲来评评理,看看是我不是我这个做嫂嫂的,哪里做得不够好,苛待了你,竟叫你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冷呵一声,人也往禅椅上靠了靠,就斜着眼打量温桃蹊:“你那意思,一辈子不嫁人,要在家里住一辈子,但你早给自己做好了打算,我这个做大嫂的,等真正掌家了,容不下你了,你就去出家。温桃蹊,我自问相识多年,都拿你当亲妹妹一样,跟清云是一般无二的对待,你就这么寒我的心的是吧?不光要叫母亲厌弃我这个儿媳,还要叫外头人看着,我做大嫂的,对未嫁的小姑子赶尽杀绝,这温家家大业大,我却连口饭都不肯给你,好叫人家说我是心狠手辣,说我是那起子蛇蝎心肠的毒妇,是吧?”

    她越说到后头,声音便越是寒凉,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你说吧,我几时亏待了你,得罪了你,你要这样子毁我。”

    这都哪儿跟哪儿的事儿?

    温桃蹊叫她说懵了。

    不是,前世她怀着孩子的时候,也胡搅蛮缠,无理取闹过,但也没这么离谱的吧……

    这是人气傻了,气糊涂了吗?

    这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啊?

    温桃蹊呆呆的,眼睛眨啊眨,看着李清乐,瞪圆了眼,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李清乐也愣了。

    演过头了?把这丫头吓傻了?

    怎么不说话呢……

    她咳嗽两声:“说话!别装哑巴不说话,问你呢,到底想干什么。”

    “不是……”温桃蹊怔怔的,好半天才把自己的声音勉强给找回来,“大嫂,你把我给绕糊涂了……”

    她拍了拍纳闷儿:“我也是把你当亲姐姐一样看待的呀?那我不就是一时口误,说错了话,你怎么这么大的气性呀?”

    温桃蹊又把目光落在她肚子上:“阿娘是说过,小秦娘子也提过,怀了孩子,情绪容易不稳定,这脾气也会不好,说翻脸就翻脸,说发火就发火,实则你自己也控制不住,我们也不必觉得你脾气古怪的,但你这……你这说的,是不是太严重了啊?”

    是有些过分了……

    李清乐别开脸去:“你自己说这样的话,还怪我说得严重了?”

    “那你看,我不是跟你认错了吗?都说了说错了话,叫你千万别动怒,别往心里去,你怎么越说越离谱……”

    “我说得离谱?”李清乐扭过脸来,又盯着她面皮看,“是你说的,青灯古佛,终老一生。好啊,小小的年纪,我和你大哥便是再怎么心疼你,也不是要纵着你这般口无遮拦的!你想出家是吧?”

    她冷笑起来的样子,让温桃蹊想起来,她偶然有一回见到的,大哥阴恻恻的那张脸,还有上次,她偷偷溜进大哥书房,差点儿把大哥藏着的账本翻出来那回……

    人说夫妻做久了,多少有些想象的,她瞧着,大哥和大嫂成婚也没久到这地步呢,人倒是相似许多。

    李清乐啧声咂舌:“你想出家,不想嫁人,很好。昨日你大哥还跟我说,不管你心意如何,总是要成全了你,往后都叫你过的顺顺当当的,不能叫你有一点儿不顺心的地方,我听他那意思,你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要想法子给你弄来——你如今想做的事情,倒是简单许多,不必他刀山火海去闯,最多叫父亲母亲拿了他一顿打而已。”

    她说着,作势要起身:“也不必去吃这顿饭了,看破红尘,要出家修行之人,有什么受不受人家赔礼道歉的。我去叫人把你大哥找回来,这就领你去禀明爹娘,今儿就铰了头发,把你送到庙里去,顺了你的心意,也正好早些告诉陆掌柜,趁早死了这条心,你这辈子是嫁不了他了。”

    “别别别——”

    温桃蹊哪里敢放她走呢?

    听了这么老半天,李清乐有几大车的话往她耳朵里塞,她才算是回过味儿来。

    感情刚才吓唬她呢是吧?

    她就说呢,大嫂就算再怎么不控制自己的脾气,要发火,也不至于没头没脑的说这许多话来。

    原是被她那常伴青灯古佛的说辞给吓住了,才要反过来震慑住她,叫她再不敢提这档子事儿!

    温桃蹊随着她起了身,又不敢生拉她,只是虚拉了她胳膊,人横跨出去半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李清乐搞搞挑眉:“让开。”

    她嬉皮笑脸的:“大嫂,你不爱听这话,告诉我,我往后再不敢提就是了,你做什么这样冷着脸子骂我,倒真是把我吓了一跳的。”

    李清乐面子上登时就挂不住了。

    这死丫头钻牛角尖儿是一回事儿,可这脑子,一如既往的好使。

    方才的确是被她给吓唬住了,才慌了神,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眼下回过味儿来,便知道她在吓唬她。

    李清乐干巴巴的又咳嗽,手腕子一转,把胳膊抽出来:“谁吓唬你了?你说这种话,我便是要去回禀了母亲的。”

    “你才不会去呢。”温桃蹊拉了她,又叫她坐回去,“我也是一时说顺了口罢了,谁会真的出家去?成日吃斋念佛,我可受不了那份儿苦。再说了,大嫂对我这么好,我是个傻子不成?放着家里头这样好的日子不过,要去庙里受罪呀?”

    李清乐横过去一眼:“你知道,就最好,我可警告你,别的什么都好说,你如今想不开,心里憋闷,我也不会逼着你怎么样,甚至帮你劝着你大哥,可你要是再敢说出家做姑子这样的话,我真跟你没完的。”

    温桃蹊心头暖暖的,便只是一味的笑,又说知道,又说再也不敢了,才算是把李清乐给哄好了。

    廊下的鹦鹉叫了两声,李清乐眯着眼看了过去,好半晌,她才又叫桃蹊:“青雀楼,你去吗?”

    她刚才说不去的……

    温桃蹊反手摸了摸鼻尖儿,心口的那种酸涩,又隐隐翻上来。

    大嫂其实没说错,她是羡慕胡盈袖,更是嫉妒胡盈袖的。

    她吃醋了,醋的还很厉害,只是她逼着自己,不许在意,不许承认自己很在意罢了。

    “大嫂觉得,我应该去吗?”

    李清乐回过头去看她。

    淡淡的金芒洒在她娇俏的小脸上,脸上的红晕便扩散开,整个人柔和极了,真好看。

    可就是这么好看的小姑娘,怎么就这样不顺遂呢?

    李清乐上了手,手心儿落在她脸颊上,轻抚着:“桃蹊,你想去吗?”

    温桃蹊喉咙里卡了鱼刺一样,不上不下的,很难受。

    她抿唇不语。

    李清乐却明白了。

    她放下手:“你是想去见他的,但你不敢去。”

    温桃蹊呼吸一滞:“我没办法做到心如止水,只有不见,才能叫自己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可你总要到下个月,才能跟阿蘅一起动身去杭州,难道这大半个月的,就一次都不见了?”李清乐冲着她摇头,“下个月初二,阿蘅过身日,她答应了我,这回的生日宴,叫我娘操持,给她大办一场的,到时候,少不得也要请了陆掌柜到家里去,而且那个宴,男宾女眷不会分席,你不还是要见着人。”

    李清乐看她面皮上略有松动:“桃蹊,你总是刻意的去回避,反而会在你心里,埋下更深的种子,这不是长久之计的。”

    “大嫂,我……”

    “傻姑娘,你越是想忘记,才越是忘不了。”

    李清乐笑着打断她:“再说了,昨儿胡盈袖把你气成那样子,你要送给阿蘅的镯子,不是也被她抢去了吗?”

    说起这个来,温桃蹊面色又是一沉,重重的哼了一声:“她实在是有些过分的!”

    “可不就是吗?她实在是有些过分了。”李清乐也不去拆穿她的那点儿小心思,只是哄着她,“你今日去了,你两个哥哥都在,陆掌柜也在,她要道歉,就要跟你服软,跟你说好话,你想想,痛快不痛快?”

    温桃蹊有些扭捏:“我又不是那样小家子气的姑娘,谁跟她争这个呀。”

    “你当然不是小家子气的人,可这口气,争一争,又怎么了?”李清乐拍了拍她肩膀,站起身来,另一只手扶在后腰上,“就许她张牙舞爪的欺负你,难道还不许你欺负回去吗?再说了,你又并没有打算欺负她的,只是去听一听她的赔礼,听一听她的道歉,纾解了自己心头那口气,有什么不成的?难道今日不见面,就一直不见面了?我还是那句话,到了阿蘅的生日宴,你还是要见她,你可不要憋着一口气,到初二的时候,在阿蘅的生日宴上发作起来,坏了好事儿,我可不饶你。”

    坏了……好事儿?

    温桃蹊心下咯噔一声。

    她突然想起来,大嫂说,林蘅的生日宴,李家太太要大办,而且很明显,是大嫂劝过林蘅的,且男宾女眷不分席……

    温桃蹊眉心一拢:“你是要替林蘅姐姐相看夫家吗?”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我有一个鼎/三月来客四爷是棵摇钱树/兰朵朵九灵九泠/恶人浅塘总裁不甜不要钱/罗伊人浮生墓/花间逗猫人镇仙髓/年迈的鲨鱼网游之荒废国度/猫粮太贵了诸天第一美味/阿懒大人天成灵愿/房磊嫁春色/春梦关情妖草的证道之路/剑鸣空邪君追妻之神医太子哪里逃/软弱不可欺
《嫁春色》章节( 第一百八十五章:吓唬我)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嫁春色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