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竞技 > 嫁春色 > 第一百四十七章:替她出头

第一百四十七章:替她出头

热门推荐:网游之最强传说地球无敌仙帝透视神级狂兵重生都市弃少双生迷境超级全能巨星灵魂逃生诸天事务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com

    第147章替她出头

    温家兄妹走得急,甚至都没跟主家说上一声,后来等有人发现席上再不见温家兄妹身影的时候,端着酒杯笑着去问梁时,梁时面不改色的扯了谎遮掩过去,便什么都不再说了。

    陆景明对梁家这个宴本来就没什么兴趣,他就是为着温桃蹊来的,现在出了这种事,人也回家去了,他才不愿在梁时的地方多待,也没打招呼,领了明礼出府,径直回了自己家去。

    梁时知道他和吴闵嘉也都走了的时候,只是面色微沉,又同底下的奴才悄悄地吩咐了什么,才又去应付客人们。

    从梁家宅子出来,陆景明打发了软轿,带着明礼徒步回府。

    可明礼伺候他太久了,看得出来,他心情差到了极点,且他还没法子劝。

    温三姑娘遇上这种事,主子心里受用才怪了,今儿没把吴家哥儿打个半死,已经很看着温二爷的面儿了。

    “主子,要不去青雀楼坐坐?”

    陆景明一眼横过去:“上头不是要差湖州知府?还没动静?”

    明礼一愣。

    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但主子先前得了信儿,也告诉了温家大爷,不过一直到现在,有小半个月过去了,也没什么动静。

    那会儿主子还特意交代了他,叫他盯着湖州点儿,也听着点儿信儿。

    于是他摇头说没有:“估摸着要一阵子吧?那位知府,走马上任三个月,虽然在湖州根基不深,但主子您知道,他在京中是有些关系的,他那位同年旧友,如今又高升了工部尚书,同年嘛,总是要保一保的。”

    官场上的事情,陆景明多少也知道一些门道。

    他们陆家也没人为官,但多年来一直同官场上有往来打交道,他也认识些高官贵人,方便自己行事。

    湖州知府和如今的工部尚书,交情一向不错,据说这次上头要查湖州知府,也的确是思考了很久,才打算去动手。

    现在又压着这许久,大约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过主子,湖州知府这一动,先前您不就跟温家大爷说起过,那梁家……梁家这几个月,可没少孝敬那位知府大人。”

    提起梁家,陆景明脸色就难看起来。

    “梁家是完了的。”陆景明眸色暗下去,双手背在身后,一递一步的往前走,“抄没家产,少不了,这几个月他们家送到知府衙门多少银子,又因此给他们自己捞了多少好处。你想想,官商勾结,这一向是最忌讳的。素日里不动也就算了,可要动起来,总要拿人来开刀,梁家,首当其冲。”

    那明礼就不明白了。

    梁家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要说外头没什么风声,可难道说那位知府自己也不清楚?他要清楚了,一定告诉了梁家。

    现而今梁家这种情形,梁时怎么还要四处树敌呢?

    今天这种事情一出,温家和吴家是一定得罪透了的。

    明礼跟着陆景明在外头这些年,也是个明白人。

    从前梁时和吴闵嘉有矛盾,可那也是生意场上的矛盾,那并没什么。

    以前主子也教过他,这个世上,哪有一辈子的敌人,更少有一辈子的朋友,即便是主子和温家大爷之间,也是有过利用和谋算的,这就是生意人。

    “那主子还要动梁公子吗?”

    陆景明神色又一冷,剜他一眼:“温长玄不是说了,有他们兄弟吗?用的着我?”

    明礼嘿嘿的笑:“可我想着,主子应该不会听才对。”

    陆景明深吸口气,捏了捏手心儿,又低头去看自己空落落的手。

    他抬起手臂的时候,袖兜里的香灰又沉了沉:“你说人心要脏成什么样,才能这样子对个小姑娘?”

    明礼笑一僵,嘴角的弧度渐次沉下去:“梁家公子,不是一直心思重吗?主子您先前说,梁家公子不是个省油的灯,上一回他还在内宅堵了姑娘的路,心术不正,大抵如此。而且他在歙州这些日子,跟吴二公子生意上的矛盾,也的确不厚道,几次三番的截了人家的生意,这实在是乱了规矩了。”

    做生意是这样的。

    先头人家谈好了生意,哪怕是还没最后成交呢,可外头都知道了,这笔生意,是这两家人在谈的,一般来说,就不该横插一脚,从中作梗,把人家的生意搅黄了,又或者是抢走了。

    要说呢,临时变卦,对家也失了信誉,可要是出价高,给的好处多,大家也不是不能理解。

    就像是梁时干的几桩事儿吧。

    最开始就是吴闵嘉跟城东杨家谈了一桩瓷器生意,杨家打算从泉州港出口,牟利赚银子,但好巧不巧,梁时自己手上是有几个窑口的,也烧瓷,而且质量也不错,不过以前他都在湖州,生意也没做到外面来。

    他不地道就在这儿,找上杨家,给了更低的价格,搅黄了吴闵嘉的生意。

    后来见面的时候,陆景明才从温长青口中知道,吴闵嘉因不是家中长子,所以一向很努力,想让他父亲更认可他,为着生意被梁时搅黄,的确被他爹狠狠地数落过一场,闹了好大没脸,因此而结下的梁子。

    等到温家婚宴那天,吴闵嘉动手打了梁时,再之后,梁时又明里暗里搅和了他两三笔生意。

    要真说起来,吴闵嘉也算是个正人君子,叫梁时逼的这样,也没去搅和过梁时的生意。

    明礼眼下说起来,陆景明撇撇嘴:“你说的也对,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之前也不会拦了姑娘的路,不过这回的事,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

    他眯了眼:“梁家去年的时候,不是一直想跟咱们家里做生意,想在湖州开布庄,开绣坊,置办东西吗?”

    明礼一点头,他略想了想,又接话上去:“你今天就动身,回扬州去一趟,告诉爹和大哥,这生意咱们做,叫梁时去扬州亲自谈,我今年手上铺面盈利,到了年底,拿出五成来,归入公中去。”

    奴才原是没明白的,可猛然听到她后头的话,一抬头,打了个激灵:“主子,您这是……”

    “生意自然是不会真的做,可梁时去了扬州,我就有法子整治他。”陆景明噙着笑,仍旧是他初遇温桃蹊时的那副模样,可就是看起来阴恻恻的,“他不是喜欢痴缠姑娘家?我给他个机会,叫他好好缠上一缠。”

    明礼大概能猜到,主子不会善罢甘休。

    梁家孝敬湖州知府,即便上头要拿了梁家作筏子,最多也不过是抄家,流放,罪不至死。

    但主子眼下这样子,分明是动了杀心了。

    他心头一紧:“可您今岁才盘下了城郊的茶庄,花了好大一笔银子,温家二房染料坊出事,您又贴进去一千二百两,连入伙的契书都转给了温家大爷看,再加上之前给三姑娘送的东西,又样样都是价值连城,实在没少花钱,现在说到了年底的时候,要再拿出五成的盈利,送回扬州,您这一年到头,怕是赚不了一两银子,还要赔进去不少的。”

    “我心里有数。”陆景明没再看他,“交代你的,你自然去办,银子的事儿,用不着你操心,今年不赚,明年多赚回来些,况且我这些年手上的积蓄,又并不怕这样子来这么一两次的。”

    他说完了,又想起什么来,才又添上两句:“你不用急着从扬州回来,后头我还有事情要交代你办,你回家去传了话后,就说要回歙州,从陆家出来,找个客栈住下,轻易也不要露脸,省的叫人认出你,等事情都办妥了,你再回来。”

    完了。

    明礼心一沉,主子这是动真格的了。

    这些年都在歙州经营,扬州可用的人不算多,这事儿交给谁办,主子都不放心,只有交给他……

    从前总是听人家说红颜祸水,如今明礼才算明白一二。

    主子之前还不肯承认,这哪里是不喜欢?

    这分明是把人家温三姑娘放在心尖儿上了,任凭谁也不能招不能碰。

    又是赔银子,又是费心思的。

    不过……

    明礼略犹豫了下:“梁家要是听闻了风声,还有心思跟咱们家里谈生意?”

    “我估摸着就是没听见什么风声,所以梁时才在歙州四处惹事,丝毫不怕温家和吴家恼了梁家。”陆景明揉了把眉心,“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大概也没什么,梁时现在人在歙州,打算动身回家了,梁家要听见了风吹草动,反而不会叫他这时候回去,巴不得他借故离歙州越远越好,去扬州,也是不错的选择,等到事情办完了,梁家如果真的翻不了身,他隐姓埋名,远遁他方,至少还能保全住这个儿子。”

    原来主子是把什么都算好了。

    于是明礼也不好再说什么,更不多问什么,一路跟着他回了家,又紧着简单的收拾了行礼,带着陆景明给他的银子,从陆宅马厩中拉了快马,自城门而出,向官道疾驰,一路奔着扬州方向而去不提。

    ·

    又说温家兄弟领着温桃蹊回了家,林蘅陪着她从后街下软轿,陪着她回了小雅居去,又打发人去告诉了李清乐,唯独是不敢惊动赵夫人。

    这样的事情不能声张,林蘅心里很有分寸,是以只叫白翘回话,说温桃蹊身上不大舒服,叫李清乐来看一看。

    李清乐是不疑有他的,且想着,婆母一向都最疼这个小女儿,而桃蹊又是个贴心知冷暖的好姑娘,估计是怕婆母着急上火,才不愿声张,故而急匆匆的领了丫头往小雅院。

    等进了门,四下没瞧见人,连翘猫着腰,引她进了西次间去,而后又往外退。

    李清乐眉心一动,隐隐感到不对,一拧眉,叫照人也领了丫头退出去,才提步绕过纱屏,往床前去:“这是怎……”

    她一句话没问完,触及温桃蹊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三两步上去,往床头坐下来,话却是冲着林蘅问的:“这是怎么了?有没有叫丫头去请小秦娘子来诊脉?脸色怎么这样难看!不是跟着你哥哥们去赴宴的吗?就你们两个回来了?”

    温桃蹊的眼眶还是红的,分明就是哭过。

    李清乐认识她很多年,知道这丫头一向是心性坚强的,不大喜欢掉眼泪,嫁过来这些日子,她也见识了温桃蹊撒娇的功力,可那也是只有对着家里人,要说在外头,能惹得温桃蹊哭上一场,那一定是天大的委屈,或是极不舒服了。

    她越发着急,偏林蘅欲言又止的,她神色一凛:“你们不说,我就去回母亲,请她来问话了!”

    温桃蹊哪里敢惊动赵夫人,小手一抬,便扯住了她手腕。

    林蘅也赶忙上手去拉她:“表姐你听我说。”

    李清乐这才又坐回去,看着温桃蹊把小脸儿朝里一别,心下越发狐疑:“到底出什么事了?”

    林蘅深吸口气,慢吞吞的,才把梁家发生的事情,同李清乐娓娓道来。

    李清乐已经嫁做人妇,这其中的门道,她焉能不知?

    可恨梁时好歹算是桃蹊表亲,竟然这般下作!

    只是这种事情——

    “这样的事,怎么能瞒得住母亲?”李清乐心头一沉,“你大哥和长玄人呢?”

    温桃蹊小声抽泣着:“送了我和林蘅姐姐回来,就去找爹了。”

    “总是要叫父母知道的,瞒是肯定瞒不住,梁时眼看着就要回湖州,难不成任凭他做了这样的孽事,却一身轻松的离开?”

    李清乐左脚在脚踏上轻轻一踏,又要起身:“简直是欺人太甚!”

    林蘅眼看着要拉不住她,赶紧起身来,整个人往她身前一横:“表姐去跟夫人说,也不过是惹得夫人跟着着急生气一场,表姐劝的下吗?并没有要瞒着长辈们,只是表姐夫不是去长辈面前回话了吗?便是要跟夫人说,也不用表姐去的。我要不是怕桃蹊她心里不受用,想不开,也不会这时候先惊动了表姐的。”

    去路被她拦住,李清乐面色铁青:“那吴……”

    林蘅上手去捂她的嘴,那个名字,没叫她说完。

    她目光往后一定,视线定格在温桃蹊身上,朝李清乐摇了摇头,无声同她做口型:“别提吴家哥儿。”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我有一个鼎/三月来客四爷是棵摇钱树/兰朵朵九灵九泠/恶人浅塘总裁不甜不要钱/罗伊人浮生墓/花间逗猫人镇仙髓/年迈的鲨鱼网游之荒废国度/猫粮太贵了诸天第一美味/阿懒大人天成灵愿/房磊嫁春色/春梦关情妖草的证道之路/剑鸣空邪君追妻之神医太子哪里逃/软弱不可欺
《嫁春色》章节( 第一百四十七章:替她出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嫁春色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