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竞技 > 嫁春色 > 第125章 碰壁

第125章 碰壁

热门推荐:网游之最强传说地球无敌仙帝透视神级狂兵重生都市弃少双生迷境超级全能巨星灵魂逃生诸天事务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com

      第125章碰壁

      温长玄的声音一下子拉回了温桃蹊的思绪。

      她定然望去,眼中却丝毫没有错愕。

      于是陆景明心里明白,他说的不错,小姑娘的确是从一开始就心存防备,更是从林月泉到了歙州之后就在怀疑,这一切,不过是个圈套而已。

      所以她几次三番的不给他好脸色。

      陆景明深吸口气:“三姑娘果真从一开始,就疑心我的。”

      温长玄呼吸一滞。

      他是护着桃蹊的,可要说从最初接触的时候,桃蹊就疑心人家,这也不怎么好听……毕竟大哥和陆景明交情摆在那儿,人家又不贪图温家什么,何至于就防着人家了呢。

      他隐在袖口下的手捏了捏。

      温桃蹊皮笑肉不笑的:“当初陆掌柜大言不惭,与我说真心——”她尾音拉得很长,视线也始终落在陆景明身上,眼底凝出冰渣来,“这就是陆掌柜所谓的真心?”

      她扬声反问,不屑至极:“我记得当日陆掌柜还劝我莫要戒心太重,与人相交,这样不好,今日陆掌柜与我说这些,我倒想问一问陆掌柜,倘或我是个傻子,真就天真的以为陆掌柜是无理由的对我好,以真心相待,时至今日,我岂不是个天大的笑话了?”

      陆景明脸色虽然稍变,却并不生气,只是无奈叹息:“我就知道三姑娘会这样说,所以本来没打算跟你说这些。”

      温桃蹊嗤笑:“是,能瞒一日是一日,瞒到死,你不承认,也没人能按着你的头让你承认。”

      她丢了个白眼,很快收回目光,分明是不屑于多看他一眼。

      陆景明何曾收到过这样的冷待,但是今天的一切,也全都是他自找的。

      这小姑娘原就是个脾气执拗的,听了方才那番话,她没有立时甩手就走,就已经算是相当客气的了。

      他喉咙滚一滚:“当初我拿林月泉当少时旧友看待,他突然来信,信中向我打听三姑娘,我虽与泽川相交多年,对三姑娘却知之甚少,是以……”

      “是以你正好借着我那顶小金冠丢失之事,而后几次三番接近我——”温桃蹊眼神一凝,眉头一紧,“我的小金冠丢失,总不能也是陆掌柜你的手笔吧?”

      陆景明面色一僵:“自然不是。”

      她盯着他大量了许久,才哦了一声:“那还真是巧的很,也正好省去了陆掌柜许多麻烦吧?”

      他说是,看着她的脸色,心里却不是滋味:“我今日与三姑娘坦言,三姑娘心中不受用,可难道今后也打算一直这样同我说话了吗?”

      温桃蹊简直想笑。

      是他做错了事,算计了人,挖了坑等她往里跳的。

      这也就是她重生而来,凡事多留了心眼,对这些陌生人,尤其是突然示好的陌生人,更多出七分戒备的心,这才没有上了陆景明的恶当。

      不然倘或当初她就一头栽进去,岂不是陆景明想要什么,她就给什么,他想知道什么,就能知道什么了?

      他本身就是个优秀又出色的人,想要诓骗她这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根本不在话下。

      所以他今天凭什么堂而皇之的质问她,是不是打算一直这么阴阳怪气下去?

      温桃蹊一挑眉:“陆掌柜觉得自己是君子?”

      陆景明啧声:“我从不觉得我是君子。”

      她反倒愣住了。

      陆景明嘴角上扬:“可我即便不是君子,今日也是坦坦荡荡。三姑娘还想知道什么,不妨直接问我?”

      是他送上门来的……

      温桃蹊盯着他:“林掌柜为什么要向你打听我的消息?”

      他肩头一耸:“我起初以为他在外游历行走,听说了三姑娘的名声,有心交好,正好我与泽川是交情匪浅,他自然写信向我询问。”

      起初以为,那也就是如今不这么以为了。

      温桃蹊眸色一暗:“那今天为什么又告诉我了?”

      她问了一声,只是略顿了须臾而已,又接上自己前头的话去:“陆掌柜当初拿林掌柜当朋友,替他打听消息,也不告诉我们,遮遮掩掩,暗中行事,可你今天突然挑明了,换句话说,你不拿林掌柜当朋友了?”

      她果然聪颖。

      温长玄也是眉心一动:“如今林掌柜在歙州城中生意越发红火,阿兄却不拿他当朋友看了?这是什么缘故。”

      “你们兄妹两个……”陆景明吃了口茶,摇头咂舌,“我既然说了,就都会告诉你们,也不用一唱一和的来套我话吧?”

      温长玄已然把先头的事情听了个大概的,本来就对陆景明有诸多不满,只是明面儿上也不好怎么发作,总归还是要回家告诉了大哥,让大哥去找陆景明的麻烦,毕竟今天人家是带着满满的诚意而来,打算交底儿的,难不成眼下就掀桌子尥蹶子,给陆景明大大的难堪吗?

      可陆景明这样理直气壮,实在叫温长玄心中不快。

      他声儿一并沉下去:“我无意套你的话,但的确是你别有居心的接近我妹妹在前。阿兄——我叫你一声阿兄,是看在你和我大哥多年的交情上,也看在你今日肯坦诚相告的份儿上,难听的话,我想你也不愿意听吧?”

      陆景明斜眼过去:“你打算让我听什么难听的话?”

      温长玄多少知道他,脾气古怪,笑着骂人,从来都不是什么良善可欺之辈。

      他犹豫了下,越发捏紧了拳。

      温桃蹊拦了两句:“我们也并不想同陆掌柜吵架拌嘴,将来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大哥也还要跟你相交的。”

      陆景明声儿淡淡的:“我的确不拿他当朋友了。”

      他没头没脑的,突然又把前头的话接了过来,像是方才与温长玄险些起争执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温桃蹊忍不住扶额,这人还真是喜怒无常。

      她揉了一把眉心:“我比较想知道,林掌柜是做了何等十恶不赦的事,让陆掌柜觉得他不配做你的朋友了呢?毕竟当初他一封书信,陆掌柜就肯替他来打听试探我,甚至不怕我大哥有所察觉,与你翻脸。如今林掌柜到歙州月余,你又不肯拿他当朋友了?”

      “十恶不赦的事情是没有,可有些利用和算计,我多少知道。”青瓷小盏又在陆景明的手上滚过一回,才轻放回面前的圆桌上去,“泽川先前也往我府上说过些事,我私下里也调查了一些,他的的确确是利用了我——他如果是真心喜欢三姑娘,便是借我的方便多打听些,尚可玩笑一句近水楼台先得月,可偏又不是。三姑娘,你做人做事,似乎是很有自己的一套原则的,难道有人利用了你的真心,算计了你的一番情谊,你还会拿人家做朋友?就比如……林姑娘?”

      他好端端的提起林蘅,虽然只是拿来打个比方,这也让温桃蹊秀眉紧蹙,十分不悦:“林蘅姐姐不是那样的人,也绝不干那样的事,说咱们的事儿就说,陆掌柜拉扯旁人做什么?”

      陆景明揉了把耳朵,把她的话放在舌尖儿上品,发觉他很喜欢听她说咱们。

      他无声的笑:“我随口一说,三姑娘不必动怒,林姑娘自然不是这样的人,不然三姑娘这么重的戒心,也不会真心待林姑娘好。”

      温桃蹊就是懒得跟他扯林蘅,她不愿意任何人随意的评判林蘅如何,尤其是从前利用过她,算计过她的人。

      于是她白一眼过去,岔开了话题:“那后来呢?第一次在青雀楼中吃饭的时候,我与陆掌柜交浅言深,你就应该知道,我戒心甚重,不大轻易与人交心,那之后就不该再来试探我——你们还想试探出什么?你该提点林掌柜,少打我的主意才是。可是陆掌柜的簪子,照样送进了小雅居,还有前两日我没收的那只兔子,你甚至为此躲了我大哥好几天!”

      她话到后来,咬重了话音,足可见耿耿于怀。

      陆景明反手摸着鼻尖儿:“知道三姑娘心思重之后,我的确提醒过林月泉,要真是动了心,只怕要多下些苦功夫,不如趁早断了这念想为好,之后种种……”

      他声音戛然而止,似笑非笑的看她。

      温桃蹊只觉得眼前一时恍惚。

      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笑,正是她第一次认认真真审视陆景明时,他挂在脸上的。

      眯着眼,眉眼弯弯,唇角上扬,叫人如沐春风。

      虽然笑未达眼底,却异常温暖。

      她是在孤冷中走到生命尽头的人,林蘅带给她的那些许慰藉,并不足以叫她取暖。

      所以当日在府中一眼见到陆景明时,她心头一滞,几乎下意识的想要贪恋那样的温暖与美好。

      只是她忍住了,她更知道她不能。

      这天下,从来无欲则刚,何况当年她就是贪恋了林月泉的那张脸,才把自己和温家,亲手送上了绝路。

      她重生了,有父母,有兄弟,只要她好好守着温家,守着家里人,就不会再孤单寂寞,她大可不必贪恋外人的美好,那不过都是镜花水月,浮华一场空罢了。

      眼前的景象让她稍稍分了心,她狠掐了自己手背一把:“之后种种,又如何?”

      陆景明觉得自己没有看错,更没有听错。

      小姑娘刚才有些走神,眼神中有莫名的贪恋,静静地望着他,虽然是想透过他,不知落向何处,可她眼中的眷恋,是真实存在的。

      然而转瞬而已,她整个人又冷肃起来,就连声音都比先前更清寒三分。

      他抿唇:“之后是因为我对三姑娘,很感兴趣。”

      他挑眉的模样,像极了挑衅。

      温长玄拍案而起:“简直是荒唐至极!”

      他上手去拉温桃蹊:“我们回家!”

      温桃蹊由着他半拉半拽的起了身,脚步却没动。

      陆景明噙着笑看她:“三姑娘?”

      “你说的,我信了。”她反手按了按温长玄手背,“可我对陆掌柜,毫无兴趣。”

      陆景明脸色骤变:“毫无,兴趣?”

      她斩钉截铁的是说:“所以我劝陆掌柜,也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可你的一时兴起,已经带给我诸多困扰和烦恼。你是在外行走的郎君,我是内宅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本就不该有过多的交集,陆掌柜是聪明人,我希望你能记住我今天的话,不要给彼此徒增烦扰。”

      陆景明慢吞吞的站起了身:“我要说我不呢?”

      “你!”

      温长玄听不下去,把温桃蹊一把藏在身后,黑着脸平视过去:“桃蹊说的不错,你别欺人太甚。”

      陆景明胸口一窒,说不出的憋闷。

      他对温桃蹊,没有一丁点儿的邪念歪心,只是觉得她有趣,又或者……他莫名觉得,这小姑娘日子过得并不像表面看来那样风光快乐,他想给她更多的快乐,仅此而已。

      可人家兄妹避他如洪水猛兽,在他脸上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陆景明眯了眯眼:“要送三姑娘的那只兔子,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却是那胡人原本打算带回家去逗他小女儿的,我那日一见,莫名想起三姑娘,觉得你大概会喜欢,很费了一番唇舌,才叫那胡人肯割爱卖给我。三姑娘,你真的觉得,我是存了歹念,为贪图你,为不可告人的目的,才做这些事的吗?”

      他声音是清亮的,是干净的,温润儒雅。

      温桃蹊第一次觉得,原来陆景明也可以是个温润儒雅的人。

      那声音悠悠扬扬,就像是抓了一把明珠,在玉石铺就的地砖上,一撒手,落了地,清脆的声音再飘入大殿,回响不绝。

      她没说话,温长玄更不肯叫她再理会,拉了她,径直出了门去,只留下决然的背影给陆景明,还有一声极其不悦的冷哼声。

      陆景明盯着兄妹两个离去的背影看了许久,一抬手,压在了鬓边太阳穴处。

      他还没有这样碰过壁呢。

      温长玄护着亲妹,不给他好脸色也就算了。

      他难得打心眼儿里想对一个小姑娘好一些,就这样?

      门外明礼犹犹豫豫推门进来,苦着一张脸凑上前去:“主子,那兔子……还送吗?”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我有一个鼎/三月来客四爷是棵摇钱树/兰朵朵九灵九泠/恶人浅塘总裁不甜不要钱/罗伊人浮生墓/花间逗猫人镇仙髓/年迈的鲨鱼网游之荒废国度/猫粮太贵了诸天第一美味/阿懒大人天成灵愿/房磊嫁春色/春梦关情妖草的证道之路/剑鸣空邪君追妻之神医太子哪里逃/软弱不可欺
《嫁春色》章节( 第125章 碰壁)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嫁春色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