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竞技 > 时笙顾霆琛 > 第85章 当年真相

第85章 当年真相

热门推荐:网游之最强传说双生迷境超级全能巨星灵魂逃生诸天事务所重生之神级宝箱系统天刀异界游完美机甲剑神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com

    从早上顾霆琛说昨晚问过楚行开始我就知道我躲不过,他肯定会赶到梧城抓我回s市。

    我叹息道:“我记得。”

    “记得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楚行的脸色特别难看,我把我心里的担忧告诉他道:“我刚做过手术没几个月,即使这次成功也不会给我太多的时间!哥哥,我的病情比想象中还严重,压根就没法根治的。”

    “所以就任由自己破罐子破摔?”

    楚行转身坐到我的办公椅上,毫无商量道:“笙儿,我不允许你这样糟蹋自己。”

    “哥哥,你应该更在意嫂子多一点。”

    楚行:“……”

    “我不想再躺手术台上等死。”

    他皱眉道:“那是救你的命。”

    “可活着的希望百分之五。”

    楚行:“……”

    ……

    楚行在我的劝说下最终离开了梧城,我当时心里感到惊讶他这么容易被说服。

    而那时我不知道他和顾霆琛早有计划。

    后面我在公司里待到疲倦,索性早早地回到了时家别墅,还心情好的给自己煮了碗稀粥。

    吃完饭后我下腹一直疼痛,我吃了止痛药也没有用,后面能明显感觉到下面出血。

    我似乎熬不过太长时间了。

    我脸色发白的去浴室洗了澡,出来还化了淡妆,无论何时都想把自己打扮的漂亮。

    晚上顾霆琛回来的比较早,他见我坐在沙发上过来拥着我的身体,用唇瓣蹭着我的脸颊,我有些不舒服的推开他问:“累吗?”

    他嗓音含着笑道:“不累。”

    望着他的脸,我的视线突然有些模糊,我手心摸索着摸上他的脸,笑道:“我爱你。”

    他身体有些僵硬问:“怎么突然说这个?”

    我微笑道:“我爱你,霆琛。”

    我爱他,在我最好的年华。

    我抱着他的腰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他搂紧我的身体问:“是不是累了?”

    “嗯,有点困。”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怀里睡着的,醒来时已是清晨了,而他没在我身侧。

    我拿过手机看见有条短信。

    是小五给我发的。

    她问我,“身体怎么样?”

    我回复道:“挺好的。”

    我放下手机去了浴室洗漱,出来时看见梳妆台那儿贴了一张纸条,“记得吃药。”

    我坐下化妆并吃了药。

    化完妆后我不想去公司,精神疲惫的在家里躺了一天,下腹的位置越来越痛。

    我起身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再次拿起手机时我发现小五又给我发了消息,“时笙,我愿意医治你,你出来吧,我先带你去医院。”

    我回复她,“仍旧需要我的肾吗?”

    “对,你要把我的肾还我。”

    我皱着眉回复,“你的肾?”

    她的肾是什么意思?

    我的肾怎么是她的肾?!

    “时笙,你真的是千金大小姐不谙世事,活在大人们编制的梦中,你真是很幸福啊。”

    小五阴阳怪气的说些什么?!

    我问她,“你什么意思?”

    “明天我告诉你答案。”

    晚上梧城下起了雨,我的下腹越来越疼,下面血崩的也很厉害。

    忽然之间我很想顾霆琛,我拿着手机给他打电话,但他那边关机中。

    我一直给他打电话,但一直都是关机中,我从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突然之间心里很慌,我赶紧给顾霆琛的助理打电话,但那边一直显示忙音中,似乎将我拉入了黑名单。

    外面的雨下了一夜,我一晚上都没有等到顾霆琛,我怔怔的坐在沙发上心里有些不知所措。

    九点钟的时候小五给我发了地址。

    我清楚她是希望我赶过去的。

    我犹豫了许久,想给时骋打电话。

    但明白有些事小五只想告诉我。

    我开着车过去从咖啡厅外面看见小五坐在窗边的,她的脸颊苍白,似乎病入膏肓。

    我进去坐在她的对面,见我精致的打扮过,她笑了笑夸道:“你很漂亮。”

    我拧眉问:“你找我什么事?”

    小五忽而偏头望了眼窗外的雨色说:“我不太喜欢梧城,这座城市太过潮湿,人心太过黑暗。”

    我:“……”

    “时笙,你想知道当年的真相是怎样吗?你想知道我的那颗肾究竟在哪儿吗?”

    我握紧手心问:“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不傻,我隐隐察觉到她要说什么,但那个真相我万万不能接受,压根就不敢信!

    小五突然握住我的手,她的手指特别冰凉,我的身体经不住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强忍着没有抽回手,小五那张苍白毫无血丝的脸对着我,笑道:“在你的身体里。”

    我瞬间泪如泉涌,小五淡淡的笑说:“时笙,当年有肾衰竭的是你,而你母亲……呵,我是他们从小养在你身边的替代品,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我那时心里也很想救你,特别的想救你,我觉得是替代品也没有关系!”

    小五一直都在微笑,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悲伤,我恐惧的站起身道:“你别再说了。”

    “时笙,我以为我不会怨恨你,可当他们在我十三岁取走我那颗肾时;当他们像丢垃圾一样把我丢在国外时;当他们分开我和时骋时;当我现在带着一副虚弱且随时都可能倒下的身体时,我还是怨了你!我恨你们时家,特别特别的恨,恨你们夺走我的肾;恨你们夺走我爱人的资格;恨你们毁了我本就不精彩的人生。”

    小五一声一声的喊着我时笙,像魔咒一样在我的耳边缠绕着我令我挣脱不得。

    我恐惧的晃了晃身体,听见她质问我道:“我的肾,你凭什么不还我?”

    我现在感到特别的窒息,在我的认知里,在时骋知道的真相里本不该是这样的,可现在怎么还是成了这样?

    我无措的喃喃道:“你骗人!”

    “我骗你?”

    小五站起身子向我走过来,像一个魔鬼似的掐住我的脖子让我无法呼吸,她无悲无喜的声音继续道:“从小到大我何曾骗过你?”

    我怔住,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是的,小五从未骗过我。

    可为何我没有任何印象?

    就在我陷入困惑的回忆中,小五清脆的声音提醒我说:“你想想你十一岁那年是不是得了阑尾炎?你想想你的母亲是不是告诉你说,打个麻醉醒了就没事了,这件事你记不记得?”

    那年阑尾炎……似乎真的存在过,我肚子上还有疤痕,后面我利用医学技术还去掉了。

    我失去所有的力气蹲坐在地上。

    小五蹲下身与我平视,她的眼眸里透着平静,这令我心底更加难受。

    她笑说:“你那年得的又怎么是阑尾炎?你是肾衰竭复发,你的母亲强制性的拿走了我一颗肾!时笙,为了隐瞒这件事的真相,你的父母哄骗了所有人,包括时骋,他们让所有人都误以为有肾病的是她!”

    小五笑出声,嗓音里带着无尽的讽刺道:“只有你有父母疼,只有你才有人爱!我呢?你的替代品,你的移动肾源!而你呢?你在所有人的隐瞒下无忧无虑的成长,长大之后一跃成为梧城最有权势的女人,嫁的男人也是人中龙凤!”

    我悲戚的喊着,“小五……”

    我接受不了她说的那些事实。

    她一定是在骗我!!

    可小五……

    我伸手捂住脸哭的泣不成声,小五伸手摸上我肾脏的位置,轻笑道:“你瞧瞧你,活的多么流光溢彩?你的人生是那么的灿烂绚丽!而我却如一块烂泥被抛弃在一旁自生自灭,这又是凭什么呢?”

    小五收回手突然道:“走吧,我们去医院。”

    我下意识问:“去医院做什么?”

    她起身淡淡道:“我治你的病。”

    我哽咽道:“你为什么……”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我答应过顾霆琛,我要是能治你的病他就立刻娶叶挽,而叶挽……是我的朋友,我这么多年是依靠她的支援活下来的,她不是想嫁给顾霆琛吗?我成全她,算是还她的恩情。”

    原来从始至终要嫁给顾霆琛的是叶挽!难怪她那么大的胆子来欺负我!

    我忍着心里的颤抖,咬着牙问:“你从顾霆琛那里哄他娶叶挽,又从我这里哄一颗肾,你两边做交易你就不怕得不偿失吗?!”

    小五淡淡的看向我,“去医院吗?”

    我拒绝道:“宁愿死也不去!”

    我起身要离开,小五淡漠的提醒我道:“即使你不心甘情愿的医治他也会强迫你的,因为他宁愿你恨他也希望你活着!而且再提醒你一件事,他与叶挽的婚礼在今天。”

    闻言我胆战心惊的起身取出手机给顾霆琛打电话,仍旧是关机中,我接着给他助理打,他的助理终于接了电话。

    我冰冷的声音问:“在哪里?”

    “顾太太,我们在教堂。”

    他仍旧称呼我一声顾太太。

    像是三年前刚认识的那般。

    他从始至终都唤我顾太太。

    我是顾太太,曾经是。

    但并不包括现在。

    “给我发地址。”

    我挂了电话就要离开,小五拉住我的手腕提醒道:“你的病拖不得,再拖下去药石无医!时笙,我花了七八年的时间研究这个抗癌药,很幸运我是成功的那一个人,很幸运我现在能够救你,这也是我这辈子唯一能再为你做的事!”

    她说的话始终在以德报怨!

    我清楚最毒的便是她!

    她心有不甘,她带着仇恨!

    她是最想看着我难受、最想报复我的人!

    我甩开她的手道:“我不需要!”

    我不需要她的好意。

    我从始至终都不需要。

    她的这颗肾我也会还给她!

    前提只要是她的!

    我匆匆的离开赶往教堂,但外面的门关着,我在大雨中清楚的看见那两排字。

    祝顾霆琛先生,叶挽小姐喜结连理。

    我心里气得要命,我给顾霆琛说过的话他全都当成耳旁风,他怎么就那么固执呢?

    他以为我会接受他的好意吗?

    不会的!

    我只会更加的怨他!

    我恨他!!

    恨他枉顾我的意愿!

    我一直拍打着教堂的门,可里面坚持不开门,我被大雨淋的湿透,心里悲伤绝望的要命。

    我压抑不住心底的悲伤吐了口血,这时门被人打开了,我率先看见楚行。

    原来这件事他也知道啊。

    楚行见我淋雨跑过来要抱我,我大力的推开他的身体没力的软在了地上。

    我望着教堂里的顾霆琛,轻言轻语的问:“哪怕我拒绝医治你也要与她结婚?”

    顾霆琛的目光很淡,透着薄凉。

    他启唇道:“是。”

    我苦笑着问:“你以为我会需要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好?你确定要她做你的顾太太?”

    他坚定道:“是。”

    我咬牙问:“哪怕我死在你的面前?”

    顾霆琛身侧的那个女人穿着雪白的婚纱,特别漂亮,可她终究是不配顾霆琛。

    这样的女人太蠢。

    与温如嫣如出一辙。

    她这个时候应该是最快乐的。

    因为昨天我才狠狠地打击了她,今天我便这般狼狈的出现在这儿,貌似还是她赢了。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顾霆琛不要娶她。

    “时笙,跟楚行去医院。”

    顾霆琛的嗓音很淡,他到这个时候竟然还吩咐我去医院,我推开要过来抱我的楚行,摇摇头嗓音沙哑祈求道:“你不要娶她,顾霆琛,这样你会不开心的!我拜托你不要娶她!我不需要你打着为我好的名义付出,我压根就不需要!”

    教堂里有很多宾客,全都是当下的权势之人,包括刚过完八十岁大寿的叶老爷子。

    在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时笙此刻卑微到了尘埃里,我心里难受的要命,喉咙里的血腥味特别的重,我的生命似乎真的走到了尽头!

    我又吐了一口血,抬眼看见顾霆琛暗沉的眼,我听见他对楚行道:“赶紧带她离开。”

    楚行固执的要来抱我,我咬住他的胳膊不松开,像个泼妇似的在教堂外面大吵大闹。

    在众人的眼里似乎只为了留下那个男人,那个即将成为他人丈夫的男人。

    楚行没有松开我,任由我咬着他。

    这时叶挽说话了,她笑出声讽刺我道:“时总,这不是我们梧城鼎鼎有名的时总吗?现在怎么像个乞丐似的赖在这儿?难不成你是来参加我的婚礼的?我记得我没有邀请你啊!”

    这个女人总是学不乖啊。

    但她的讽刺的确戳人心。

    我松了口,特别悲伤的目光望着顾霆琛,“我求求你别娶她,你带我回家好吗?”

    闻言顾霆琛沉默不语,神色未变。

    叶挽继续嘲讽道:“时笙你真不要脸!我警告你,从今天开始顾霆琛就是我的丈夫!”

    我呸道:“你闭嘴!”

    叶挽气的脸色发白,“你再说一句?”

    我凝眉,狠狠的威胁道:“叶挽,你就是学不乖!你真以为自己无所畏惧是不是?你信不信我……”

    我话还没说完,叶老爷子赶紧起身打着圆场道:“挽儿别胡说!时总,你要参加婚礼说一声便是,我这就让助理带你去换衣服。”

    我望着叶老爷子叹口气道:“今天的事与你无关,我今天只为顾霆琛而来!”

    叶挽拉着顾霆琛的胳膊到了门口,男人原本不愿,貌似叶挽低声对他说了些什么。

    我跪着向他爬过去伸手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的裤腿,卑微的说:“我们回家好吗?霆琛,我不需要被任何人救,我的生命我自己能负责。”

    顾霆琛没有理我,我跪在地上哽咽道:“带我回家吧,顾霆琛,不然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即使我活着……不对,我活不下去,我不会接受小五的治疗,你不会懂我和她之间……”

    我和她之间那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顾霆琛突然一脚踢在我的肩膀上,我摔倒在地上听见他冷冷的语气道:“时笙,我迟早要结婚生子的,我不可能在你这儿断了一辈子!你比谁都清楚,你压根就生不出来孩子!”

    我错愕的目光望着他……

    天上的雨似乎越来越大了,淋的我都快睁不开眼睛,也快看不清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他说什么?

    我压根就生不出来孩子?

    可当初明明是他……

    我忽而明白,传宗接代是每个男人心底的底线,即便他再爱我他也会选择一个能为他生孩子的女人。

    现在的叶挽正合适。

    他选择叶挽不亏。

    既能治我的病。

    又能给自己一个健康的顾太太。

    我突然明白小五前天晚上对我说的那句,“我不配被人爱,因为我没有生育能力。”

    顾霆琛啊,他真的明白什么话能伤到我!

    我真的是太高估我们之间的爱情了。

    我像个笑话似的在大雨中淋着,心里难受的快喘不过气,我突然很想离开这儿。

    离开这儿自己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死去多好,我为什么要跑到这儿来受羞辱?!

    我迫切的想离开,可是我全身颤抖的站不起来,但我又不想依靠隐瞒着我的楚行。

    我无助的转过身,似乎在雨色中看见有个男人迎着光而来......

    他的身体特别高大挺拔;他的胸膛特别宽阔有力;他的步伐特别坚定沉稳。

    他像个天神似的出现在此情此景。

    而他的身后跟着撑着黑伞的尹助理。

    雨泪模糊了我的双眼,可他是那么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听见大家纷纷惊讶的喊他席湛。

    “竟然是席湛!”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

    席湛。

    那个说要护我一生的席湛。

    那个让我称他为二哥的席湛。

    我在众人惊愕的视线中爬向他,泣不成声的爬向他,敞开双手撒娇似的向他要着拥抱,“二哥,我好难过啊。”</p>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浮生与你两不负/薄云深林一位面世界的穿梭者/温水煮青豆一夜锁情,总裁先生请温柔(情深不负,总裁老公太霸道)/木槿花开1980剑弈封神/夜烛魂麻二娘的锦绣田园/冰河时代鸾凤劫:嫡女谋妃/萧古雨绝世富豪/我怎么这么有钱医女有言:古神大腿不好抱/似无衣最强妻管严/六月天狼时笙顾霆琛/时笙顾霆琛厄运诅咒/小源先生蛇化仙/云天知夏
《时笙顾霆琛》章节( 第85章 当年真相)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时笙顾霆琛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